当前位置:市县之窗

10天之内连遭重创 看辉县如何确保百姓生命安全

  金水河客户端记者李虎成 王永乐/文 赵金海/摄

  继遭遇7.9特大暴雨袭击之后,7月19日,辉县市再受重创:冀屯镇、峪河镇、薄壁镇等11个乡镇遭遇特大山洪“洗劫”。

  据初步统计,这次受灾人口达7.46万人,农业受灾面积9.3万余亩,直接经济损失7873万元。值得欣慰的是,由于在7.9特大暴雨之前辉县已经对境内所有水库进行了整修加固,同时对全市110个地质灾害点24小时值班监测,并在7.9暴雨后又及时对全市所有河道进行了清理疏浚,水库溢洪通道畅通,人员转移迅速,全市86万人民没有一例伤亡。

  灾情发生后,辉县市委、市政府启动防汛抢险应急预案。市委书记王天兴、市长郭书佩赶赴重点山区乡镇、重点水库、重点河流堤坝,现场督导指挥抗洪抢险工作。

  辉县各景区自18日起实施闭园,共转移安置游客1000余人。全市山体滑坡、塌方、道路悬空20多处,目前正在清理落石、泥土和杂物。电力部门出动电力抢修人员500人次、抢修车辆60台次,对全市线路,配电台区、变电站进行巡视维护。

  冲锋的背影,感人的故事,汇聚成动人而激越的音符。面对这场特殊的战争,辉县市党员干部们在抗洪抢险的危急关头,担当了特殊使命和责任,以实际行动诠释了为民情怀。

  山洪大暴发,6个民工被困“孤岛”命悬一线

  

  消防队员李双顺着绳索滑到孤岛上,帮助群众拴牢绳索

  两天过去了,提起那天的洪流依然惊魂未定。7月19日,宰金广和同事共6人被洪水困在“孤岛”。消防官兵及时救援,才给了他们生的希望。

  7月19日早晨,辉县市阴云笼罩,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淇河中央的辉鹤高速工程料场内,宰金广还在和同事们忙着装石料。可装满石料,他们发现水位正越来越高,石料厂变成了“孤岛”,已经出不去了,绝望中他们赶紧打电话报警求援。

  眼看着脚下的淇河水一会就从两米涨到了4米,洪水裹挟着石块相互碰撞,并不断冲刷侵蚀料场,一辆铲车瞬间便被洪水吞噬。“当时想着这回我们6个人估计全完了。” 宰金广事后对记者说。

  当时的情况是,上游三郊口水库告急,泄洪在即,6个民工所在的石料场将随时被洪水淹没。

  

  新乡市市长王登喜、副市长马义中现场坐镇指挥,焦急地等待群众被安全救上来

  得知这个情况后,新乡市长王登喜心急如焚,立即与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马义中,新乡军分区参谋长张键等冒着瓢泼大雨,于上午9时赶往现场坐镇指挥救援。

  由于水流湍急, 消防官兵无法涉水实施救援。随即决定通过投掷绳索、利用滑轮救出被困群众。

  消防官兵先用抛投器将两条绳索抛给孤岛上的被困群众,由他们将其中一条绳索固定在工程车的顶端,另外一条绳索系在腰间。

  因为担心群众固定不牢,消防官兵李双又顺着绳索滑到孤岛上,帮助群众一一拴牢绳索。

  

  群众被困“孤岛”7个小时后,终于被安全救上岸

  下午5时40分,宰金广被第一个营救出来。又用两个小时,将其余被困民工全部救出,总计耗时7个小时。

  北流河溃堤,军民携手筑起“人体堤坝”

  7月20日凌晨,由于水库溢洪,辉县市冀屯镇北流河与辉吴路交汇处60多米发生溃堤。黑暗中,大水迅速侵占了附近的数百亩农田,附近马正屯村的1400余村民面临灭顶之灾。

  辉县市立即调派多方力量前去救援。驻军某部猛虎团300名官兵与消防、公安、交通、城管等部门近千人赶赴现场。

  

  辉县干部坚持奋战在一线,围堵北流河大坝

  到达现场后,他们迅速搬运沙袋,勇堵溃口。但由于水太大,沙袋投进去便立即被冲走。

  官兵们迅速跳入水中,他们手拉手用血肉之躯筑起一道“堤坝”,并用身体辅助岸上的官兵迅速打桩。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连续奋战,中午时分,成功把大坝封堵两米。。

  

  连续十几个小时的奋战,疲惫的战士枕着铁轨休息

  在抢险一线,浑身是泥水的辉县市住建局局长金奎说,接到抢险命令后,他带领50多名机关干部于凌晨3时就赶到出险地段,组织干部向溃口搬运沙袋,一干就是七八个小时。

  身穿蓝色工装的赵固煤矿工人非常抢眼。据了解,接到命令后,赵固煤矿派出100多名精干力量迅速投身到抗洪抢险的队伍中,与现场近千名抢险人员一起,共同构筑起安全防线。

  “从没见过发这么大的水,开始心里很慌很怕。”50岁的村民马文新说:“但看到有这么多人来救援,心里踏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