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日报网 - 河南日报官方网站

【清风时评】“公恩私报”,错了对象

2015年12月12日08:44来源:清风中原微信


“感谢领导的栽培……”现实中,对领导的感激司空见惯、耳闻不断,甚至有获得提拔重用者用金钱对相关领导进行“感恩”,一位领导干部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特别淳朴老实的干部得到了提拔,却特意跑到这位领导的办公室表示感谢:“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感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从“乌鸦反哺,羔羊跪乳”,报父母养育之恩,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报他人的相助之恩;从姜子牙感念文王的知遇之恩,助其子武王建立周朝,到韩信送漂母千金以报其一饭之恩……这些,折射出的是人性的道德光辉,它以人性为支撑,是个人的道德行为;而作为中国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中国共产党,对干部的提拔,是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的培养和重用,它以党的事业为出发点,是党组织的行为。党员干部作为党的一员,其政治生涯和成长进步,皆离不开也不可离开党组织教育培养,倘若把自己“进步”的功劳记在某一个领导身上,显然是感谢错了对象。


被称为“春秋第一相”的管仲,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历史的启示:管仲因罪被捕,从鲁国押往齐国的路上,饥渴交加,路过绮乌郡时,防守边疆的人跪在地上非常恭敬地请他吃食物。因此私下里,这个防守的人对管仲说:“如果你有幸到了齐国而没被处死,还被齐国重用的话,你要怎么报答我呢?”管仲回答说:“假如真像你说的话,那么我重用贤良者,让有才能的人得以发挥,我为什么要谢你呢?”这是《韩非子》里记载的“管仲不谢私恩”的故事。值得一提的是,管仲到齐国后果真没有被处死,反而得到了重用,如他自己所言,管仲不仅没有报答“跪而食之”的绮乌封人,连对他有救命加举荐之恩的鲍叔都没有“投挑报李”,临终前,齐桓公欲以鲍叔继任宰相,然而,管仲却以鲍叔“一闻人之过,终身不忘”为由否掉。管仲不以国事报私恩,报恩选准了对象,方成为一代贤相,最终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一霸主。


封建士大夫尚且如此,共产党人的胸怀和境界更高,我们党从成立之初,就严明党的组织纪律,任何人都不能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诗人元帅陈毅曾言:“第一想到不忘本,来自人民莫作恶。第二想到党培养,无党岂能有作为……”我老家有一位退伍还乡的“老荣军”,小时候常常听他开口组织对我如何如何好,闭口是组织救了我。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组织是谁呀?”他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目光坚毅地眺望着远方,缓缓地说道:“组织就是中国共产党!”当时年幼无知,现在想来,“老荣军”之言至情至理,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如果没有共产党这个组织,他不可能走进部队,是党组织救了他,他也一直对党组织的恩情念念不忘,临终前还将自己的全部积蓄作为党费上交组织。


然而,伴随着改革开放后国内外形势和社会的不断变化,一段时期以来,极少数党员干部组织意识淡漠,整天琢磨着拉关系、找门路,分析该同谁搞搞关系、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拉山头、搞帮派,把组织抛在一边,搞错了感恩对象。近年来令人触目惊心“秘书帮”、“石油帮”、“山西帮”等腐败案件,多是依附某一个人,个人代替了组织,党管干部成了“我”关干部,下层依附上层,盘根错节,沆瀣一气,搞利益输送,造成塌方式腐败、系统性腐败、封闭式权钱交易、共腐关系圈的怪现象。最终害了自己,也为党组织抹黑,严重影响了党的事业的发展,破坏了党的组织纪律。


历史是最好的一面镜子。受管仲辅助成为春秋时期第一霸主的齐桓公,没有听进管仲的临终遗言,以江山社稷的“公恩”来回报自己的“私恩”,启用“杀子以适君”的易牙,“倍亲以适君”开方和“自宫以适君”的竖刁”,后来,三人专权,齐桓公最终在内乱中饿死,停尸67天,尸虫从窗而出。齐桓公的“公恩私报”,不仅使自己活活饿死,也毁了齐国的霸业,为齐国掘下了灭亡的坟墓。


党的恩情深似海。忠诚于党,不是忠诚于那个人,虽然,有些领导干部在党员成长进步的道路上给予了一些关心和帮助,但这只是党组织赋予他的必然责任,这是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该而且必须做的,不是他个人的私恩施舍。党员只有一个上级,那就是组织,因此,对那些为了党的事业而关心和帮助我们成长进步的领导,我们敬重他们、学习他们,但心里只有组织,没有个人,永远把组织放在第一位,认识到是组织把我们培养成为一名共产党的干部,怀抱着对组织感恩的心去干好工作,而不能把心思用偏了,用在拉关系、结私情上,套用 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我尊重领导,但我更感恩组织。”


倘若不报组织之恩而报领导“私恩”,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搞错了对象,其结果都会祸患无穷。


编辑:李静媛

相关新闻

    十三五 “四个全面”大家谈

    数字报

    进入浏览

    精彩专栏

    • 豫味儿
    • 中原时评
    • 反腐进展
    • 河南人
    • 私人医生
    • 行走中原
    • 中原风
    • 老家河南

    豫米有话说

    © 2014-2015 Hen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南日报版权所有 豫ICP备050135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