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豫满天下

行走的钉子,一直在路上…痛心!河南一年轻教师因公殉职

  意外总是让人猝不及防,还很残忍。

  6月24日,温州商学院两位年轻教师丁俊雷、李韦剑远赴新疆参加高招咨询会,却不幸遭遇车祸,双双因公殉职。

  丁俊雷喜欢朋友叫他钉子,李韦剑则喜欢熊吉这个名字。

  

  ▲钉子

  

  ▲熊吉

  在茶山大学城,乃至温州的公益圈里,钉子和熊吉都是响当当的名字。助学扶贫,两个小伙子都是冲在一线的。

  奈何,天意弄人。

  学校师生在网上发起为两位年轻老师祈福送别的活动,目前已有十万人参与其中。

  

  ▲左一钉子,右一熊吉

  两位年轻老师招生路上

  遭遇车祸因公殉职

  6月24日,温州商学院的丁俊雷和李韦剑老师赴新疆参加招生咨询。当天下午5时许,两人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

  34岁的丁俊雷来自河南信阳的一个农村,2012年来到温州商学院工作,目前是温州商学院信息工程学院的辅导员。喜欢户外的他称自己是“行走的钉子”,还开了一个同名的公众号,分享自己的公益和生活点滴。

  28岁的李韦剑是温州鹿城人,在北方上大学,后来留学归国,2017年成为温州商学院校团委指导老师。90后的他,只比学生大六七岁,有个可爱的微信名“熊吉”,他喜欢同学叫他“熊哥”、“熊老师”。

  事故发生之后,很多人才发现,两位年轻的老师有着迥异的人生故事,却一样热心公益,对学生满怀赤忱之心。

  6月25日,两位老师的家人从不同的地方赶往新疆,和校方一起接两位老师回家。

  在新疆,学校老师才知道,热情阳光的丁俊雷有着一个心酸的求学故事。钉子有一个弟弟,父母都在打工,当年因为家境不好,家里只能供一名大学生。为此,钉子的弟弟选择了辍学打工,把上大学的唯一机会留给了哥哥。

  钉子的妈妈说,上大学的四年,儿子为了省车费没有回过家,一直在外面打工挣钱,而且那时候是老房子,回家也只能和父母挤在一起。“今年家里修了新房子,还专门给大儿子留了一间,可是他永远回不来了。”提起儿子,钉子的父母止不住泪水,说一阵哭一阵。

  90后的李韦剑(熊吉)是一位低调的温商二代,喜欢潜水、滑雪、蹦极等户外运动。最初,父母希望他留学回国后接手家族生意,可喜欢教育的他执意来到学校,成了校团委的一名老师。

  

  ▲熊吉在去年支教时

  行走的钉子:成立水滴公益

  每年带学生去西南山区支教

  34岁的丁俊雷就像他的微信名一样,永远行走在路上,穿着户外靴追着风,朋友圈里有着天南地北的足迹。

  他是温州商学院有名的公益人士,从2007年以来一直坚持着支教项目。2014年成立了水滴公益团队,每年组织学生前往西南山区支教。

  钉子曾经说,之所以取名为“水滴”就是因为水滴小而无形,持之以恒可水滴石穿,聚少成多可成汪洋大海。

  早在大学时,钉子就有支教的经历。这么多年来,他支教的足迹已遍布湖南、湖北、云南和广西等地。

  去年7月,他带着熊吉,招募了十几名学生志愿者,前往云南怒江州的山村支教一个月。

  “钉子老师有自己的公益群体,每次确定支教地点,他都会提前实地探查一番,确保大家的安全。”即将大三的陈鑫豪是去年水滴支教团队的志愿者之一。“钉子老师说,去支教心要诚,不是为了混学分或者纯粹去玩,要懂得沟通,不能有城市孩子惯有的毛病。”

  飞机、大巴、三轮车、摩托车,最后爬了几个小时的山,他们终于到达支教点。住处安置在村民的猪圈上面,外面下雨的时候,里面也会漏小雨。十几个志愿者负责不同山头的支教点,每去一个地方都要走一个小时以上的山路,有些地方是悬崖没有路,下雨天常常滑倒。可就是这样,大家还是坚持了一个月,学生从三四岁到十几岁都有,大家排课、教美术和音乐,给这些孩子们讲述外面的世界,传递读书的信念。

  支教并没有随着志愿者的离开画上句号,水滴公益团队还帮助村里成立扶贫微心愿项目,让村民们增加自助和互助的观念。

  “这一个月的经历像是一场洗礼。”与陈鑫豪感受一样的同学不少,温州商学院的很多学生都来自浙江,很少体会过别样人生。每次跟着钉子出去支教的学生,回来后心里总是多了份温暖,能更用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件事。

  今年7月,钉子和熊吉原本打算去四川凉山支教,他们已经初步招募完志愿者,做好了一切准备。然而,所有的公益计划因为这场意外而终结。

  

  暖男熊吉:比学生大几岁的哥哥

  最热爱的就是教师事业

  90后的熊吉有着优越的家境,他喜欢健身,喜欢蹦极、滑雪、潜水,朋友圈里说“每个男孩都有乐高梦”,晒美食晒健身。但是,这两年总是晒工作,作为校团委老师,几乎每天都有学生工作的日常。

  同事说,熊吉是个暖男,碰到的时候总是一脸阳光的笑,帮忙搬个水扛个桌子,找他总没错。很多同事都没有想到,作为温商二代,原本毕业就可以回家上班的熊吉,却一心来到了学校工作。

  “这两年来他就是个普通的老师,一点一滴看着他成长起来,为了早点上手工作,总是熬着一个又一个夜晚。”带熊吉的老师回忆。

  入职以来,熊吉开着普通的汽车代步,申请住学校公寓,做事情认真负责。因为初来学校不熟悉工作,常常顶着黑眼圈加班,根本看不出一丝的优越感。

  “要说有一点不寻常,那就是他的支出,请学生吃饭的钱都比自己的工资高。”22岁的沈家俊两年前就认识了熊吉,一直叫他“熊哥”。

  

  “在学生中间,如果有人说李韦剑老师,可能有人不知道,不过要说起熊吉老师,很多人都知道是他。”

  1992年的熊吉比学生们大不了几岁,常常和学生们一起健身看电影聚餐。

  “他常常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帮同学去链接项目。”沈家俊说,因为指导学生的创新创业项目,熊吉总是像哥哥一样,默默为学生付出,甚至用自己的经历来引导同学。

  “第一次看见他是去年迎新的时候,当时下着大雨,他披着雨衣帮新生来回接行李,衣服已经湿透了。”即将大三的顾洁宇是熊吉的学生助理。

  “他和我聊天对话框的背景还是我的课表,如果我有课,他是绝不会打扰的。”因为校团委的工作很繁杂,刚接手工作的时候,熊吉常常向她讨教。“一点没有老师的架子,不清楚的问题常常问学生,他也常常加班。”

  

  师生筹款捐助钉子父母

  熊吉父母捐赠五百万奖学金

  “你陪我长大,你告诉我方向,三天前送你们去机场,没想到成了永别。说好的回来让我接机呢?说好的带我水滴支教呢?你答应了我太多未实现的梦,你快回来吧大哥。”6月25日,听闻两位老师遇难的噩耗,沈家俊在朋友圈里这样写。

  6月28日深夜,熊吉的遗体运回温州,许多学生自发去接他。

  昨天清晨,钉子在河南老家下葬,20多位老师和同学陆续前往河南,去送他最后一程。

  

  

  了解到钉子家境贫困,这次父母去新疆认领遗体都是借了钱才去的。事发后,温州商学院的师生发起募捐,目前已筹集80多万元,想要帮助钉子的家庭。

  “我们不仅是送他最后一程,也希望跟他的家人建立联系,想用更多的方式帮助他的家庭。”前往河南的同学陈鑫豪、苏孝钱等人说。

  可以告慰两位老师的是,正是因为他们的言传身教,因为师生间的友谊和信任,学生们才会如此感恩,懂得追忆和缅怀。

  “儿子既然热爱这个学校,热爱学生,那就让我们作为父母替他完成他的使命。”在悲痛之余,熊吉父母找到温州商学院的校长,决定向商学院捐赠五百万元奖学金,用来帮助欠发达地区的孩子到温州读书。

  “桃李含泪,家校同悲。立德树人,行为世范。”温州商学院领导告诉记者,无论家境贫寒亦或是优越,两位年轻老师都对教育事业执着追求,他们带着未尽的任务和无尽的遗憾离开了挚爱的教育事业,学校追授两位老师为“终生教师”。

  悲伤之余,师生们也心怀感恩,丁俊雷、李韦剑老师身上积极向上的力量,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社会公益的奉献,永远是大家学习的榜样。我们也将接过他们手中的接力棒,带着他们温暖的力量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