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点赞河南

“王月华,我爱你!我爱你啊!”王月华是谁?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李联胜

  1月26日,郑大二附院,五附院,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组成的医疗队出征武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各有26位英雄出征,网上的一段现场视频让所有看到的人都泪湿了双目(点击链接了解详情→【早前报道】河南医疗队整装待发,驰援武汉)。“王月华,我爱你!我爱你啊!”喊出这句话的男人是王月华的丈夫——徐国良。两口子都是开封市医疗系统的人,女的是淮河医院的肿瘤科的护士,男的是河大一附院泌尿科的医生。

  “我们是大年三十接到的通知,初一开封市全员上岗。我是外科大夫,她是内科护士。她从使这一块的工作时间比较长,她原来在呼吸科工作了8年左右,后来肿瘤科需要,调入肿瘤科了。她已经离开那个岗位了,现在还要干呼吸这一块,应该是有一定的情怀在里面。”1月16日下午,徐国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王月华和徐国良2009年结婚,有一个5岁多的男孩儿,由于双方都在医院工作,孩子就由老人帮忙带一些。今年春节,徐国良结束了一年驻艾滋病村的工作回家过年,妻子王月华又要出征武汉。“大年三十,我老家有事,我回老家了。月华给我发了个短信,说要报名了。说是自愿报名,好多人都报了。说实话,当时感觉报名就报名呗。昨天晚上,单位通知她赶紧准备东西,这个时候,我有点紧张。但我是一位医生,单位的同事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报名的。”徐国良说起送别现场流泪的事情,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不好意思,但当时确实忍不住了。我忍了一天,也不敢告诉老人,家里的人也不敢多说,说多了怕他们担心。另外月华的身体不是很好,集合那天早上我去给她送药了。那一刻,我忍不住了,特别难受。月华就是一名非常普通的医务人员,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她做这个决定,我非常惊讶。我感觉应该我去比较合适,昨天晚上我问她,你想好没。她说我想好了,毕竟在呼吸科干过,而且现在也需要人,能出点力就出点力,将来也能给孩子做个榜样。我听这句话就特别的难受,这事应该我冲上去,但我们分属两家医院,我也代替不了她。现在我们医院已经开始第二梯队报名了,我虽然是外科大夫,我也报名了。”

  在王月华出征的那天,家里的老人还不知道她要去武汉,“现在还没敢跟我妈说呢,怕老人担心,一直就没告诉他们,只是说月华去参加短期培训了,今天下午我得想法跟老人说了,不说也不行了。”

  对于开封医疗系统的准备工作,徐大夫说:“我们这两个医院在年前就开始培训了,已经至少培训过两到三轮了,临近春节,我们就已经有所准备了,因为三甲医院都有应急医疗的任务。昨天凌晨,临时医疗队开始组建,今天早上,月华6点多到单位。单位又进行了一轮战前加强培训和动员,单位这方面的准备工作做得很好。作为大夫,作为医务工作者,我不是很担心。但作为家属,就担心。这种感情非常奇怪,非常揪心,非常矛盾。“ 徐国良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开封所有医院全员在岗,他今天送妻子去武汉后又回到医院值班,这个时间是刚下班。对于这个特殊时期,徐大夫说:“非典时期,我和月华还在上大学,有一定的抗疫经验。而且现在的防疫措施非常到位,我们相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我们医务人员都有这样的信心。另外,战友们要保护好自己,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工作。还希望社会多点理解,咱们一起去面对这件事。”

  随后,记者给王月华护士发去短信,希望月华护士及其战友保好自己,王月华给记者回复了八个字:“国家有难,医护有责!” 此时真得好想说,王月华、徐国良等所有的医务人员,其实,我们都爱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