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原风

“中原风“抗疫诗歌系列之二:万家灯火 众志成城

  中国众志成城

  作者:张国领

 

  不需要怜悯

  不需要等候

  彼此深情地看一眼

  我们就会精神抖擞

 

  不需要哀叹

  不需要怒吼

  心与心在无声中相握

  握成中国坚强的拳头

 

  我们经历过多少灾难

  民族从未在灾难面前低头

  我们经历过多少挫折

  中华从未在挫折之下退后

 

  前进,前进

  前进历来是中国人的个性

  不管道路有多么坎坷

  不管目标有多么遥远

  不管天空有多少风狂雨骤

 

  唱着《义勇军进行曲》

  我们击败过外来的敌寇

  朗诵着《送瘟神》的诗句

  我们心的红烛

  把无尽的黑夜照成白昼

  高举着同一面旗帜

  我们战胜过百年不遇的洪流

 

  今天,当一场新的考验

  又以生死存亡的形式

  挡在我们面前的时候

  一切回避

  都不能回避掉严峻的现实

  一切悲观

  都无助于阻止悲剧的演奏

 

  一切恐惧

  都只能助长入侵者的淫威

  消损自己的斗志

  成为邪恶的帮手

 

  是的,这是一场

  非常时期的非常规战斗

  我们暂时还没有一把利刃

  对肆虐的病魔一剑封喉

  但面对来势凶猛的疫情

  完全没有必要惊惶失措

  完全没有必要待毙束手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无论遇到何种意外

  我们都具备太多

  坦然面对的理由——

 

  在十四亿人的国度里

  我们乘风破浪的巨舰

  有党中央这个伟大的舵手

  在五千年的悠久历史中

  我们的勤劳与智慧

  是开天辟地的斧头

  社会主义的优越制度

  使我们的心能在一瞬间

  凝聚起无坚不摧的能量

  四十多年改革开放

  打下的雄厚物质基础

  让我们在更广阔的空间里

  随心所欲探索突出重围的缺口

 

  血浓于水

  那是奔腾的民族的热血啊

  情重于山

  那是激荡的民族的激情啊

  十四亿人的臂膀

  足以铸起世界上牢不可破的长城

  让任何鬼魅或是魔影

  都失去行动的自由

 

  来吧,我的兄弟姐妹

  来吧,我的骨肉同胞

  来吧,我的生死战友

  面对国难我们挽起手臂

  面对厄运我们连起血肉

  危难之中我们众志成城

  向着明天阔步昂首

 

  一千声埋怨

  吓不退疫情的狰狞

  一万种逃避

  逃不出病毒的魔咒

  只有心相连,爱相融

  热血向着同一个目标奔流

  命运的航向

  才能握紧自己的双手

 

  看看你的前方吧

  已经有多少战士在冲锋

  为了把我们的亲人挽救

  他们敢于直面死亡

  只是因为他们牢记着

  白衣天使神圣的职责啊

  而柔弱的臂膀擎起的

  却是人类生命的尊严

  而这至上高贵的尊严

  是我们每个人所共有

 

  来吧,我的兄弟姐妹

  来吧,我的骨肉同胞

  来吧,我的生死战友

  让我们肩并肩

  让我们手挽手

  让我们在这最危险的时候

  再团结于同一面旗帜下

  唱一曲中华民族

  百折不挠的时代风流


  此刻,我的祖国,是一只口罩

  作者:张鲜明

  春姑娘早早地起身

  蹦蹦跳跳地

  踏上了2020年春天的地平线

  啊,这本来应该是一个

  阳光明媚,鲜花满地,任我们

  自由奔跑大口呼吸的春天

  没想到

  在滚滚滔滔的长江岸边

  在明珠一样闪光的武汉

  病毒,来了

  就像敌人悄悄地进庄

  就像洪水无情地上涨

  你这个看不见的恶魔啊

  难道想要扼住我们胜利的歌喉?

  难道是要掐断我们蓬勃的春天?

  不,恶魔啊

  你办不到!

  听啊,报警的钟声

  响起来了

  从长江南北

  到长城内外

  从天空

  到大地

  声声警报

  在中国大地

  回声四起

  抗击,抗击,坚决抗击

  听啊,抗击疫情的命令

  从中南海发出

  一瞬间,围剿疫情的号声

  响彻每一座城市

  响彻每一个村庄

  回荡在天空和大地

  回荡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

  疫情抗击战打响了

  就像当年抗击敌人那样

  抗击,抗击

  在每一个出现疫情的地方

  我们迎头痛击

  就像当年抗击长江洪灾那样

  抗击,抗击

  在任何一个可能蔓延的区域

  早早地筑起预防的大堤

  来吧,用天空所有的阳光

  编织口罩

  来吧,用天下无尽的清风

  编织口罩

  来吧,让大地全部的纤维

  化作口罩

  来吧,让人间每一颗心灵

  化作口罩

  罩住武汉的口鼻

  保护祖国的口鼻

  此刻,我的大中国啊

  你是一个

  蓝天白云一样的口罩

  正把整个地球

  严严实实地罩起

  每一个社区,每一个村庄

  都是森林般举起的猎枪

  无数家医院,无数个防疫站

  都是奋力厮杀的阵地

  看啊,那亿万双紧紧挽起的臂膀

  更是顶天立地的

  铜墙铁壁

  向前,向前,向前

  像滚滚的车轮一样向前

  像激越的歌声一样向前

  向着疫区

  迎着春天

  咱们义无反顾

  大步冲向前去

  把药品送到前方去

  把物资送到前线去

  把爱心送到被困的兄弟姐妹心里去

  然后用意志与科学的双手

  死死地卡住疫情的喉咙

  让它像阳光下的鬼魂那样

  销声匿迹

  相信吧

  就像太阳每天都会升起

  只要我们携手同心

  什么样的力量

  也阻挡不了春天的脚步

  什么样的毒魔

  也不能阻止我们自由地呼吸


  防疫行

  作者:高治军

  老夫到龄除夕天,

  正在家里过大年。

  晴天霹雳一声响,

  中枢九重忽闪电。

  病毒突然肆华夏,

  病源源发缘武汉。

  初二上班商对策,

  拳拳赤心献杏坛。

  初三奉命巡焦城,

  督办检查严把关。

  人人有责口罩戴,

  个个上阵将魔战。

  蜗居在家行人少,

  哪见春节锣鼓喧。

  有说病毒实瘟疫,

  又谈蝙蝠乃鼠变。

  有说禁食野动物,

  又言三怕火雷山。

  恰逢春节又防疫,

  复兴路上一考验。

  举国体制共赴难,

  众志成城同心圆。

  口诛手伐魔何逃,

  万里河山红旗展。

  待到春暖花开日,

  依然明媚春光灿。


       分水岭:我在,我们在(组诗)

  作者:吴元成

  预报

  可以预报的是,分水岭无疫情

  没有人在武汉打工

  也没有人从湖北回来

  亲戚们都来自郑州南阳洛阳

  和分水岭周边的小山村

  他们都是农家后代,少吃海鲜

  更少野味,最爱五谷杂粮粗茶淡饭

  他们什么都不怕

  就怕丢了乡愁

  年年回来过年

  祈求岁岁平安

  并坚信

  只要大衣寨还在,丹江还清

  这里只有亲情

  没有疫情

 

  情绪

  武汉、随州等先后封城

  有人不淡定了

  真假传闻流布于

  亲友圈内外

  小弟自宛城来,高速口一律

  测量体温

  亲戚来拜年,邻居来串门

  都很拘谨。下午家人聚会

  每人都戴着一次性口罩

  声音和情感都藏在淡蓝色里

  嘟囔着,沙哑着

  好像是一群病人在说家事家风

  一个远房老弟来,没留下吃饭

  走后才知道,他有更多的顾虑

  傍晚时分,原本明天要串亲戚的外甥

  断然决定放弃

  据此五公里的刘裴沟

  封村了

 

  村口卡点

  中午开过来一辆车

  下来俩人

  在环湖旅游公路

  和分水岭的三岔路口

  搬运石头

  很吃力,也很卖力

  想堵住可能的危险

  分水岭村终于变成了

  安全岛

 

  村干部

  马建林和其他村组干部

  一大早就开会

  然后到卡点值班

  严禁车辆和人员随意出入

  他对着我的镜头说——

  分水岭距盛湾镇二十五公里

  全村五百多人

  无自武汉归来的打工者

  也无一例疑似患者

  并叮嘱我,不要急于回郑州

  坚守就是不添乱


  病毒肆虐下的反思

  作者:萍子


  病毒迅速蔓延

  人们不得不停下吃喝玩乐的游戏

  四下打量,追根溯源

  野生动物!人们此时才惊诧于

  野味市场那血淋淋的场面

  又仿佛可以长出一口气

  认定此事和人类无关

  人们试图把某种动物揪出来

  却一时难以找到头绪

  人,什么动物没吃过呢

  又有谁曾在它们的尸骨前说一声道歉


  人们戴口罩,拼命洗手

  喷酒精,洒消毒液

  恨不得把空气蒸煮几遍

  人们只能躲在家里,透过手机

  关心武汉,关心中国,关心世界

  关心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

  关心如何落实野生动物保护

  关心人类到底如何与它者相处

  却原来,人不是唯一,不是老一

  不是无所不能

  我们和万物是如此息息相关


  剪去长发的姑娘们(外一首)

  作者:青青


  一秒钟前

  长发如云飘动

  那是爱与美的流水

  是青春与爱情的信物

  是少女骄傲与自信

  他的目光流连

  “黑绸缎,黑瀑布,黑森林”

  我的娇柔如花

  “小燕子,小蜜蜂,小马鬃”


  “快来,剪掉吧。”

  同事手持剪刀,喀嚓——

  那及腰的长发如云朵一样落下

  那养了十年的长发

  那男友抚摸过赞叹过的长发

  那墨玉一样的长发

  瀑布一样喷溅芬芳的长发

  看到溪流一样流淌的长发

  同事还在微笑的脸上有了泪花

  “没关系,穿防护服头发太碍事,剪掉利索……”


  剪掉长发的我们呵

  顿时多了英气

  像出征的战士,上弦的箭簇

  闪亮的子弹,奔驰的羚羊

  目标——江城,新冠状病毒

  歼灭、摧毁,剪断病毒繁殖之路

  900万守城者的目光 万家灯火

  他们是不认识的亲人

  期待春风

  期待清明


  现在,我们不是姑娘

  请叫我们战士

  前线不需要长发,需要勇敢

  战场不需要温柔,需要机敏

  让长发等待春风吧

  我与你,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让长发等待胜利吧

  安宁与详和

  会重新降临


  王月华 ,我爱你

 

  十年里

  我要求过许多次

  让你在我耳边说出

  这三个字

  但你这个腼腆的人呵

  总也说不出

 

  这三个字

  难道是刺猬会扎你的嘴

  这三个字

  难道是荆棘会刺你的舌头

  你嗫嚅着

  你这个老实巴交的人呵

  总也说不出

 

  今天是大年初二

  正好是咱们结婚十周年

  我报名出征武汉

  守护江城平安

  纪念日以后再过

  疫情刻不容缓

  早晨你脸色阴沉

  “我驻村刚刚回家,你就要上前线……”

  “背着我报名参加医疗队,想当英雄?”

  “国良你说啥呢,我在呼吸科工作8年

  我不上前线,谁上前线?”

 

  中巴车隆隆地响着

  一匹战马嘶鸣着就要奔腾

  我拍拍你的肩膀

  转身,上马

  像花木兰一样关山万重

  这时我看到你手捂着脸

  “王月华——我爱你,

  我爱你啊——”

  是你?是你——

  你说出了这艰难的三个字

  我涌满泪水却又笑意盈盈

 

  我知道你忍了一个晚上

  我知道三个字压在心底十年

  在这危急时刻

  国难当头

  这三个字分明是战鼓

  是号角是鼓励声声

 

  上马吧月华

  投入战斗不辱使命

  出征吧月华

  众志成城我们必胜

  保重呵月华

  祝福亲人祝福中国

  我爱你,武汉

  我爱你,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