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原风

抗“疫”散文:呼吸和笑容

  呼吸和笑容

  □陈战东

  听着音乐,到单位后面的公园散步,抬头看见绚丽的彩灯、大红的灯笼,猛然意识到还是春节,还是这个世界。一股暖流涌进心间,涌进眼眶,化作泪水飘洒在冬日的寒风中。

  大年初一中午在三百公里外的老家刚吃过团圆饭,看到一条“河南省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的消息,凭着党委督查干部的职业敏感,我决定立即返城。面对家人的不解和疑问,我不停地做着解释,直到他们无奈地同意了我的决定。果然,在返城的路上接到单位大年初二上班的通知。老婆钦佩我的“先见之明”,八岁的女儿和三岁的儿子夸我“聪明”,一家人在车里嘻嘻哈哈地度过了大年初一的下午时光。

  一切与往日无异,可儿子不知道,这竟是春节里他与爸爸亲密接触的最后一晚。

  忙碌的督查活动开始了。集结,戴口罩,出发,目的地是辖区各级各部门的办公场所,检查人员到岗、疫情排查、防控措施落实的情况。平常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都没了表情,只剩下一圈骨碌碌打转的眼睛。不握手,不拜年,直奔主题,铁面无私。谁都明白,疫情面前来不得半点虚假。

  接下来深入乡镇、社区和行政村,实地检查基层干部履职尽责情况。我们看到,从乡党委书记、乡长,到村支书、主任,还有老党员、热心群众,纷纷坚守在抗击疫情第一线,或设卡拦车测体温,或贴标语拉横幅做宣传,或挨家挨户做排查,或上门为隔离人员送生活用品……我们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看见了他们坚毅的眼神。

  出现了疑似病例,立即督查防控措施落实情况。领导一声令下,一支由督查、纪监、专家组成的检查组迅速集结,深入事发地办公场所、防控一线、医院,对相关工作进行检查指导。返回的途中,专家接到上级指示,为了确保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接触人群较多的专家也要实施隔离措施。我问专家,我们最近也一直接触人群,用不用隔离?专家说,用,居家隔离就行。我随即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把女儿的屋子腾出来,我单独居住。老婆说,没必要吧?我说,腾吧。

  早出晚归与孩子们见不了面,老婆便用爸爸在加班搪塞他们,孩子们很懂事,不哭不闹。直到这天我回家早了,两个孩子叫着爸爸扑了过来,我赶紧喝止他们,一通喷洒消毒,才站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对他们微笑,意识到口罩里的微笑他们看不见后赶紧说,乖,外面有传染病,这几天你们不能靠近爸爸。女儿说了声好吧,走开了;儿子立即汪满了泪水,撅起了委屈的小嘴巴,说了句不行,继续向我扑来。我往后退,老婆在后面拉,接着便是儿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看着他一脸委屈的样子,我真想不管不顾上前抱抱他,但咬咬牙还是走进了房间。

  忙得顾不上吃饭,常常是有空了啃一口方便面喝一口水。老婆便在电话里发了火,再忙也要照顾好自己啊!我便在一次饭点回家。刚到家属院,一个紧急电话过来,又有督查任务。我赶紧给老婆打电话,不用准备饭了,把手机充电器从窗口扔下来。焦急地等了一分钟,便看见了她匆匆的身影,此时我又接到了单位的催促电话,便一只手示意她放下饭盒赶紧回去。听完电话老婆还在,还要近前递送饭盒,我说:“我没有消毒,你放下饭盒我去拿。”老婆俯身放下饭盒,转身的一刹那又回头对我说:“戴好口罩,保护好自己。”

  后面的工作相对轻松,起码回家吃饭的时间还有,但我每次起身要回家的时候,都是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同事理解我,笑着问:“不想回家?”我反问:“你想回家?”同事说:“想,又不想。很矛盾。总感觉自己平常挺胆小的,但面对病毒却宁肯自己得病,也不想传给家人。挺勇敢的。”我对他,也是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就像我今天晚上的心情。忙完工作,我兴冲冲地奔家而去,却在中途拐了弯,一个人走进寒风中的公园。也不完全是无奈和心酸,至少,耳机里的音乐轻快优美,眼睛里的城市五彩缤纷,这个世界终于容得下我长长的呼吸和微微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