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影像志

这个春天,期待已久

  腊尽春来,朝阳面向宽阔的江面东升,越过耸天入云的大厦,照亮这座薄雾笼罩的城市。

  

   这是“种一棵希望之树”网络植树活动海报。新华社发

  新的一天,“种一棵希望之树”网络植树活动在武汉开展。

  

  3月10日,在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康复驿站,143名治愈出院后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在此进行14天医学观察后,达到医学标准,成功解除隔离。解除隔离的治愈患者走出康复驿站后对工作人员表示感谢。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遥望临街的新绿,市民魏昌芸点开网络页面,为还在“康复驿站”隔离留观的丈夫和岳父“种”下三颗平安树,静候一个关于春天的佳音。

  

  3月11日,在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康复驿站,87名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在这里经过14天的医学观察后解除隔离。社区工作人员在集中点准备接送解除隔离的治愈患者回家。新华社发

  冬春之交,武汉这座长江中游三镇鼎立的大城市遭遇史无前例的新冠肺炎引发的疫情,人们被迫面临一种未知病毒的汹涌侵袭。

  生死攸关,看不见的敌人无孔不入、肆意横行——

  全市医院发热门诊人山人海,病房人满为患,医护人员精疲力竭……

  在武汉,刚刚过去的冬季,是所有人心中最漫长、最难熬的寒冬。

  阴霾笼罩荆楚大地,一层黑色的幕布重重压在千万市民的心头。

  

  3月6日,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医护人员转运新冠肺炎患者。新华社记者 费茂华 摄

  ICU病房满床,医护人员与死神赛跑,分秒必争。

  压抑、自责,甚至绝望。

  “有一阵子,我觉得自己快抑郁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年轻医生杨晓说,学医的人,谁不想救死扶伤,但有时却无力回天。

  疫情暴发初期,她的内心受到空前的震撼。

  惊悸、恐慌,直至无措。

  除夕之夜。约900万武汉市民响应号召,“宅”在家中。一扇扇紧闭的家门后,是无数市民的隐忍和坚守;一家家敞开的医院内,是与疫魔搏斗的勇敢和坚强。

  最难捱的,还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

  

  1月24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对病人进行治疗。新华社记者 熊琦 摄

  来自辽宁的90后护士金钰在武汉协和江北医院ICU病房连续奋战一个半月。她说,有时,经她拼命抢救的患者未能扛过病毒的吞噬;有时,护理了一个月的病人终于有了意识、含泪握住她的手。在武汉,她经历了人生中最跌宕的大起大落、最难言的悲喜交加。

  2月23日清晨,白衣战士夏思思走了,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9岁。夏思思的工位上,一束束菊花,清寒傲雪;一只只千纸鹤,记满哀思。

  还有刘智明、彭银华……他们用生命来融化这座冰封的城市,而他们的战友拭干满眼的泪水,继续接力。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举国动员,奋力抗疫。武汉从疫情的“重灾区”,成为千里驰援的主战场;这座史无前例的“孤城”,成为举国牵挂的中心。

  

  1月28日,在新疆医科大学院内,医疗队队员、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吕俊(左)与家人道别。新华社记者 王菲 摄

  一批批白衣战士穿云破雾,从远方飞奔而至,从疫魔手中拼抢生命,传递果敢的决心、必胜的信念。

  330多支医疗队、总计4.2万名医疗队员奔赴战场。

  

  3月8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送走最后一批痊愈患者,正式休舱。这是工作人员在舱内进行清理作业。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白色是圣洁,蓝色是博大。在火神山、雷神山、定点医院、方舱医院、隔离点……白蓝相间的防护服层层包裹着的身影,给无数患者以生的希望、活的尊严。

  

  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在穿戴防护服(1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我们长大了,可以让国家放心!”1996年出生、两次请战,四川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佘沙说,“汶川地震时,全国各省市都来援助我们,现在我们也以同样的心情,回馈湖北。”

  截至3月11日,武汉市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9986例,累计治愈出院34094例。3.4万个家庭获得重生与团聚。

  

  3月10日,武昌方舱医院最后一批痊愈病人共49人出舱。这是两名青海医疗队队员等待出舱时小憩。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春芽萌动,秀丽的迎春花穿越栅栏,爬上阳光倾泻而下的医院墙面。

  “他们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每次只能看到一双眼睛,但是带给我信心和力量。”死里逃生的67岁患者周莉萍说。

  在每一天“无面之交”的携手拼搏中,患者唯有从纯白色防护服上手写的姓名、手绘的涂鸦和被雾气模糊的目光中辨认“最可爱的人”。

  

  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员在穿戴防护服(1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遮不住的,是饱含深情的眼神;隔不断的,是守望相助的力量;封不了的,是涓涓爱意的暖流。

  武汉,这座坚强不屈的历史名城被按下了“暂停键”,但城中人自发地成为通往光明的“摆渡人”。

  

  3月7日晚,李华(右)接到任务将一名患者送往20公里外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做检查,他在病人登车后和同事一起将轮椅抬上急救车备用。44岁的李华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车队司机,一个月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整体接管武汉雷神山医院,他担负起转运新冠肺炎病人的新任务,成为雷神山医院的一名“摆渡人”。 面对疫情,作为党员的李华义无反顾,奔忙在危险的工作中。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其实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勇敢,但我们必须一起陪伴这座城市慢慢变好。”青年志愿者杨雪说,在组织“守护天使”车队一次次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途中,身边每一位普通工作者鼓舞、感染着她。

  

  武汉雷神山医院转运车司机李华肖像(3月7日摄)。44岁的李华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车队司机,一个月前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整体接管武汉雷神山医院,他担负起转运新冠肺炎病人的新任务,成为雷神山医院的一名“摆渡人”。 面对疫情,作为党员的李华义无反顾,奔忙在危险的工作中。新华社记者 李贺 摄

  免费为医护人员烹饪盒饭的“雨衣妹妹”刘仙、四处奔波帮社区居民采购药品的“腰袋哥”丰枫……

  

  在武汉市江岸区黄石路汉口大药房,惠民苑社区网格员丰枫把为居民购买的药挂在身上(2月24日摄)。新华社发(武汉后湖街道供图)

  萤火汇聚成星河,一个个侠肝义胆的故事广为人知,一位位凡人英雄成为“网红”。

  无数眼神凝望、无数力量汇集、无数暖流涌动,穿过厚重的隔离、穿越封锁的围栏、穿透冰封的城市,流淌至城市的最深处,直抵勃勃跳动的城市心脏。

  了不起的人,撑起一座了不起的城。

  “不服周”的武汉市民从有限的物资中,变出无限的花样,掰扯着过往每一个苦涩难耐的日子,也开始盘算着如何敞开怀抱迎接来之不易的新春。

  12日,湖北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数首降至个位数。

  此时,武汉16座“生命之舟”已完成使命,全部“休舱”。

  

  3月8日,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送走了最后61名康复的患者,正式休舱。这是来自贵州医疗队的叶青与康复的患者分别时落泪,她试图擦拭泪水。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越来越多的患者从隔离点陆续返回家中。

  尽管归心似箭,患者刘盈在回家之前,特意拐到医院捐献血浆。

  阳和启蛰,品物皆春。

  东湖之滨,次第盛放的花海似在酝酿一场盛大的告别与新生。

  这天,武汉大学中南医院ICU病房内,一位患病已近两个月的男性患者,通过胸腔镜肺大疱修补手术,病情终于相对稳定。

  杨晓发了一条朋友圈——五张图片、五个鲜绿的植株,配文“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