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原风

老家的水土

  作者:郑彦英

  虽然离开秦川多年了,但我一到冬天,还是怀念家乡的土炕,怀念土炕的热炕头。

  我更知道,热炕头是要续火添柴的,半夜还要起来加一层柴末末,俗称煨的。年轻人是没问题的,父母亲年迈了,怎能让他们半夜起来呢?所以近年来,我一到冬天就把父母亲接到郑州,让他们享受暖气。

  父母亲长期生活在老家,生活习惯很难和城里人一致,所以我将新买的一套房子让父母亲住,我把生活必需品备齐,每天去看他们一次。

  父母亲很满足,特别提到了给他们喝的桶装矿泉水,说是味道虽然不如村里东井的水,但毕竟是洋东西,得和城里人保持一致。

  有一天我的几个朋友要去看我父母亲,我提前去了,一说,父亲立马问:“客来了,茶是少不了的,是不?”

  我说:“那当然。”于是我在茶几上把茶具摆开,挑了朋友们喜欢喝的绿茶,给每一个杯子里捏一点。

  就在这时候,父亲迅速把饮水机上的矿泉水搬了下来,然后换上一桶。

  我一看,搬下来那桶,还有大半桶,就问这水是不是有问题?

  父亲说:“这水不能给他们喝。”我一愣:“咋了?”

  父亲说:“我一直没给你说,我跟你妈还是喜欢喝那自来水。这一桶,看着是矿泉水的桶,装的是自来水。”

  我一听急了:“这才能有几个钱?你们身体要紧,今后千万不能再喝自来水了。”

  父亲一听,想说话,又摸了摸后脑勺。

  母亲这才说:“我一直想给你说,我跟你爸喝那矿泉水不到十天,浑身没劲。”

  父亲在一旁补充:“腿软得跟没骨头一样。”

  母亲看看父亲:“你爸会分析,把跟在老家不一样的所有事情都分析了,最后分析到这水上,就想试一下,是不是水的问题。”

  父亲说:“就烧了一锅自来水,我俩一喝,浑身舒坦,一直喝到身上出汗。”

  母亲笑了:“喝了这水一天后,立马觉得身上有劲儿了。”

  父亲说:“我思谋了半天明白过来劲儿了,郑州这自来水是黄河水,黄河水里有咱的泾河和渭河,这两条河带着咱老家的水土呢,老家的水土喝到肚子里,人咋能不精神?”

  听到这儿,我舒了一口气:“只要你觉着自来水好喝,来精神,是老家的水土,那就喝自来水吧,我给你买一个烧水壶来,不要把自来水弄到这矿泉水桶里烧,太费事。”

  父亲摆摆手:“理是对着呢,但是不能那样。”

  我笑着问父亲:“为啥呢?”

  父亲认真地说:“你弄这矿泉水给我和你妈喝,是你的孝心,这矿泉水饮水机给这儿一支,就是孝心支在这儿,谁来一看,知道你对父母亲孝顺,如果看着你让我们喝自来水,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会骂你是不孝之子。”

  我很感动:这才是自己的亲人,把娃的面子看得比啥都重。

  说话间我的朋友过来了,三个人,我立即给他们沏茶,当然,父母亲也坐在茶几旁边,和我们一起喝茶,也像城里人那样,只小小一口,很文气。

  但是父亲喝了一口,就放下了,看了母亲一眼。

  母亲也喝了一口,看了父亲一眼,都没有吭气。

  送走朋友后,母亲对我说:“忘记放干净饮水机里的水了,刚刚泡的那几杯,都是存在饮水机里的自来水。”

  我一愣,真是,但笑笑说:“不要紧,茶把自来水的味道遮了。”

  父亲摇摇头,沉吟片刻,说:“看来还是得买一个烧水壶。”

  母亲立即应和:“我也想到这儿了,这饮水机就支到这儿,桶里的水就咋也不会和自来水串,来人了,喝这矿泉水,咱平时喝的,就是烧水壶里烧的老家的水。”

      

          本文刊登于2020年3月25日河南日报中原风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