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书观影

书写抗战时期的老陈州

  作者:高恒忠

  周口作家钱良营的长篇小说《老街坊》去年由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以来,以它的厚重大气,受到了读者的青睐。

  《老街坊》在时间轴线上以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为背景,以抗战为聚焦点;在地域横轴线上以全国抗战为背景,以古陈州城(今周口淮阳)为聚焦点,通过城里和、桂两个家族在抗战时期的家族恩怨以及主人公们的悲欢离合、生死离别,反映了广阔的社会历史,展示了生动的民俗画卷,叩击着人们的灵魂。

  

《老街坊》,钱良营著,河南文艺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

  作者在讲述日本鬼子即将打进陈州城时,对人们的生活、交往、思维、行为和恐慌心理等,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写刻画。比如和、桂两大家族既亲戚又敌对,当日本人即将到来时,他们既担忧又无奈、既心存侥幸又若有所失。

  而由桂家三少爷写到日本侵略者的狡诈、狠毒,由和家三小姐写到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斗争的艰苦、战斗的勇敢无畏,从官场到民间,从省外到城内,从社会到家庭,从人的行为到心灵深处等,展现的社会背景更广阔。

  《老街坊》在情节、细节的处理上颇显作者的不凡功力。结构上属于遍地开花,多头并进,大情节中穿插故事,故事中又有插曲,有回忆、意识流动、梦境、幻境,读起来引人入胜。比如小说中穿插的黄水漫淹中原大地,给人民带来的苦难和心灵重创。作者写黄水到来时是这样的场景:“哭爹叫娘声,吆儿唤女声,乱七八糟的脚步声,鸡子、鸭子的惊叫声,猪扯破嗓子的嚎叫声,羊惊恐错乱的咩咩声,狗的狂吠声,猫绝望的哭声,马的嘶鸣声,牛的哞哞声,驴的咴咴声,呼呼响的风声,哗哗的流水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形成一股狂乱的冲击波!”

  这里,作者没有直接写黄河被扒开决口的情节,而是用简短急促的语言,写人们的听觉、错觉、幻觉,写黄水到来之际的混乱、嘈杂的场面,把人们的恐慌、混乱、无奈、沮丧的神情以及黄河决口给人们带来的灾难表现得淋漓尽致!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小说这种艺术形式最能体现语言的特质。《老街坊》的语言质朴,句子精短,不枝不蔓,读起来很舒爽。如写洪水进村庄时,只用了“不得了了!大水来了!快跑啊!逃命吧!”14个字,简短、急促、完全的口语化。作者在语言的使用上,充分体现了河南浓郁的地方色彩,充满河南韵味,豫东风情。如“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攀某某的高枝儿”“日子比树叶还稠”“煮熟的鸭子——嘴硬”“大丈夫吐口吐沫揳个钉”“布袋里买猫——瞎估摸”等等,这些方言俚语,具有浓郁的中原风味,完全是质朴的原汁原味的民间语言,且具有非凡的表现力,不仅充满了地方风情,朴实,接地气,且含义丰厚,耐人寻味,读起来一股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令人感觉顺畅、亲切、舒服。

  追求善、追求美是艺术的生命之所在,没有对善、美的追求,就没有真正的艺术。读《老街坊》这部作品,能让人感受到作者对真、善、美的追求,对假、丑、恶的鞭挞,对爱国情怀的讴歌,对正义的推崇。这正是《老街坊》的主旨,也是作者的追求。

  

2020年3月27日《河南日报》第1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