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农聚焦

田野里的“飞翔者”

  首先,

  “抖”一下↓↓↓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李英华 刘红涛

  五黄陆月天,焦麦炸豆时。6月2日,豫东平原夏邑县的小麦开始进入收割高峰期,这是一年当中农民最忙的一段时间,会亭镇丁庄村的“90后”小伙子童坤却一直老神在在,一点也不紧张,反而老是在捣鼓手机。这是为啥?

  “有啥好忙的?”童坤老老实实地回答,“家里种了十几亩小麦,流转的1000亩地中有400亩小麦,收割机半天就收完了。种的是新麦26,属于优质强筋小麦,早早就签了订单,销路也不用愁。另外600亩是青豆,到7月底才成熟,现在还不是收获期。所以,现在的大忙时节根本就不咋忙了。”

  那捣鼓手机干啥?小伙子急忙展示手机屏幕,页面显示的是“北京农田管家”,“我可没在玩,正在联系业务呢。”

  故事得从2012年讲起。那年秋天,小童帮着父母收玉米。从天不亮就下地,一直干到火辣辣的太阳高高升起,看着父母的汗珠子不停地往下落,他心里十分不是滋味。锯齿形的玉米叶把裸露出来的胳膊拉出一道道血口子,还得小心地里的毛虫,一旦碰着,又痒又痛,严重时需要打吊针。

  见到父母这么辛苦,玉米刚收了不到一半,小童转身花9万元买了一台自动化收割机。“那个时候,小麦收割机常见,玉米收割机比较少。年轻人上手快,简单地摸索着就能开。”轰隆隆的机器驶过,带着皮的玉米棒子完整地收成了一堆,秸秆被完全粉碎,家里剩下的地不费吹灰之力就收完了。他随即开始给本村以及邻村收玉米,每天作业70-80亩,收获效率得到极大提高。通过农机作业,不出3年,玉米收割机的成本收回,他又买了一台小麦收割机。

  

  年轻人接受新鲜事物速度快,最新型的无人机也能轻松操作。图为童坤在调整机器的参数。

  尝到现代农机作业甜头的童坤,2017年开始接触植保无人机。“这机器可太厉害了,一天能作业600-800亩。”无论是小麦病虫害防治,还是玉米田间管理,以往需要农民背着一个大药桶,边走边打,又累效率还低,无人机作业则省时省力。“最重要的,一架无人机一年能作业1万亩,当年就能收回成本,年收入10万-15万不成问题。”于是,他来到西华县无人机产业园学习,了解不同型号机器的性能、作业效率、如何安全操作等,经过技术培训和考核,取得了操作证书,正式成为一个无人机手。

  

  这样一台无人机价值4万多元,一般一年时间就能回本,还能挣到钱,操作无人机成为不少农村青年的新工作。

  回到家乡,去年小童成立标普农业公司,专门提供植保无人机销售、维修和农药、飞防作业等服务,下属的无人机合作社从6台机器开始发展壮大,发展到今天已经超过50台。1998年出生的表弟杨凯歌懂维修,也被他拉来入伙。县农业农村局总农艺师刘俊华介绍,小童这个合作社拥有的无人机数量,占全县的半壁江山。

  无人机在夏邑的迅速推广,得益于当地10万亩优质专用小麦生产基地建设,政府购买社会化服务,按照每亩地15.9元的标准统一植保,示范带动作用十分明显,农活儿变轻松了,农民也乐于接受。仅今年上半年,合作社在当地以及鹿邑、太康的作业面积达到了20多万亩,按照每亩6元的价格计算,仅飞防作业收入就超过120万元。

  “家里的麦收既然不忙,我就想着通过平台找找业务。”小童解释,“已经联系上了,内蒙古的乌海玉米需要除草作业,我这就准备带着机器去看看。”原来,这就是他捣鼓手机的原因。

  乌海离夏邑足足有1300公里,“其实也不远,开车快的话两天一夜就到了。”这一年多来,他们的足迹踏遍了河北、山东、黑龙江、宁夏和新疆库尔勒等地。一般4、5辆车结伴出发,10多个人轮流开车。如果时间不紧张,他们还会劳逸结合,休息的时候欣赏沿途风光。美丽的胡杨林、神秘的无人区、美味的烤全羊,长途的奔波并没有阻挡住年轻人享受生活的热情。

  “从前村里的年轻人外出打工,挣份辛苦钱;我们现在的工作虽然也辛苦,但是体面、有尊严,有获得感,我们很满足。”小童说着,黝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