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说新词

说新词|“啃小族”现象背后,是急需成长的父母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陈晨 黄岱昕/文 王坤源/制图

  疯狂“干饭”、唱歌跳舞……最近短视频平台上各种“萌萌哒”的人类幼崽视频,不知“萌化”了多少看客的心。然而这些视频的主角,有些却并不开心,只因他们背后站着并不可爱的“啃小族”。

  那些成年后大学毕业不去工作,依靠父母养活的年轻人被称为“啃老族”。与之对应的,是依靠自己孩子赚生活费的“啃小族”。网络短视频普及之前,“啃小族”虽也被提及,但并不常见。大多是那些不顾孩子意愿,强行要把自己孩子打造成所谓“童星”,趁机赚一笔的家长。而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直播和短视频的兴起让“啃小族”的队伍不断壮大,甚至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只要有看点有笑点,就可能有粉丝买单,这可比传统的靠歌舞等正统艺术形式打造的“童星”得来容易得多。

  根据《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截至2020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2亿;抖音发布的2020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8月,抖音日活跃用户已突破6亿人次。一方面,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的天量用户基数,让很多普通人有机会拥有百万粉丝、成为千万网红。另一方面,网络直播和短视频的低门槛,也让大众有了一个分享自身生活、记录家人瞬间的平台。人们渐渐发现,本是轻松分享自家“幼崽”欢乐时刻的短视频,竟有了可观的点击量,还在牙牙学语的小朋友也成了网红。

  是网红就有变现能力。于是就有家长动起了脑筋,网友爱看什么、哪些点击量高就拍什么,渐渐失去了记录分享孩子生活的初心。孩子拍短视频或直播更像一份工作,有些甚至影响了孩子的正常生活和学习。更有极端者,为了迎合部分人看吃播的喜好,疯狂给孩子填塞高热量食物,3岁的娃娃就“催肥”到70多斤,还定下“很快100斤”的“小目标”,全然不顾孩子的身体健康。

  当社会现象失控时,就需要法律介入来监管。2020年7月13日,国家网信办发布通知,要求严格排查后台实名认证制度,严禁未成年人担任主播上线直播。今年1月20日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家庭教育法草案中指出,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拒绝或者怠于履行家庭教育责任、实施家庭教育不当,导致未成年人行为出现偏差或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已经意味着家庭教育实施出现了严重问题,应当予以必要的干预。为此,草案赋予学校、村(居)民委员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的所在单位批评教育和督促的权力,明确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干预家庭教育的情形和主要措施,并对强制家庭教育指导的实施作出规定。相信这些法律手段的实施,能够对那些不顾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的“啃小族”形成有力的警示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