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

半夏将至寻“半夏”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师喆

  “陈教授,俺家半夏已经倒苗了!”“苗情咋样?”“按着你教的法子,可好!”看着种植户发来的信息,信阳农林学院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教授陈琼说不出地高兴。

  转眼已近6月,快该采摘半夏了。让她高兴的还有一件事,息半夏规范种植示范基地即将通过验收,有了它,农户的纯收入可再增长30%。

  都说“豫地无闲草”。信阳地处我国南北交界,大别山脚下,中药材资源颇为丰富,猫爪草、息半夏、丹参等都在业内有口皆碑。

  但光有资源还远远不够,怎样送去技术服务,又怎样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帮助农户“土里生金”?从2018年7月被省科技厅任命为河南省中药材产业科技特派员服务团(息县)团长以来,陈琼一直在思考和解决这些课题。

  

  既是“陈教授”,更是“陈大姐”

  息县盛产半夏,作为我省的道地中药材,这里的半夏个大、色白、粉性足、质坚实,有“息半夏”之美誉。但半夏种子贵、种植难,一亩种下来,成本就得上万元。

  陈琼上任伊始,天天走村串户,拎把缠满胶布的小铲子,每到一片地就挖几下。

  起初种植户们心里嘀咕:啥是科技特派员?来送啥技术?为啥老上俺家挖药材?可是看看这位特派员,给这家讲讲怎么适度密植防杂草,给那家说说采收加工的新技术,确实像位专家,渐渐就熟络了。

  3年来,陈琼在完成日常教学工作之余,深入息县60余次,累计开展科技服务120多天,最多时一星期就往县里跑了4趟,踏遍了息县每一块生长半夏的土地。

  

  时间久了,服务团采集了大量标本,摸清了不同区域半夏的亲缘关系、生长特性和品质情况,开展起科技服务更加有的放矢。息县的种植户们也开始打心里接受陈教授,说她就像一颗半夏果,朴朴素素,实实在在。

  “她不怕苦不怕累,手把手地教,讲得又细又好懂,我们咋能不满意呢!”关店乡建民中药材种植合作社的陈勇说。

  前两年,陈勇想尝试一下新品种,从外省买了不少半夏种子,却不慎大量感染螨虫。“一斤种子就得二十多元,要是遭了虫害,连本儿都保不住。”

  外地半夏和息半夏品类不同,研究起来更费功夫。陈琼先用低毒量的药尝试了两次,成效不明显。陈勇心里着急,埋怨着为啥不下猛药。

  “老弟别急,我们啥样的高度农药没有?但国家对农药残留量有标准,不能为了一时利益啥都不顾了。”耐心讲解加上反复研究,陈琼很快帮他解决了虫害。

  眼见地里的半夏长势旺起来,陈勇悄悄地把称呼改了:“陈大姐,啥时候再来,我请你们吃饭!”

  服务团整日东奔西跑,饭到底没吃成。但陈勇凭借从服务团学到的技术,逐渐成了镇上的半夏种植大户。他带动周边几十户一起种植半夏,如今已形成了上千亩种植规模。

  

  既要“送技术”,更要“送产业”

  种植采收的水平上去了,但大部分农户仅靠销售原生态药材,收益并不高。此外,半夏具有一定毒性,必须经过加工,炮制成姜半夏、清半夏等才能入药。

  陈琼联系上当地企业河南息半夏药业有限公司,了解到他们也存在技术人员引进困难、缺少科技支撑等问题。这回,陈琼又开始琢磨起怎么搭建产业链。

  幸运的是,她并非一个人“打天下”。服务团的11名成员,均为信阳农林学院各个专业的教授专家,擅长中药栽培、病虫害防治、成分分析、制剂加工、中药炮制、产品开发等不同领域。“我们这一个团,就相当于一条产业链。”陈琼笑道。

  “陈教授对我们简直是一条龙服务。”息半夏药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李金平介绍,企业成立初期难题不少,搭建大棚、设备安装都遇到过问题,陈琼就请来学校园林专业的老师和羚锐制药的专家来指导;息半夏种子短缺、品种繁杂,陈琼又带着学生们进行半夏脱毒苗组织培养,用科学方法对息半夏进行纯化、优化,再将培养好的脱毒苗送到息半夏药业的育苗基地中繁育。

  

  在大量实践过程中,陈琼及服务团逐渐摸索出一条“高校科研+公司生产+农户种植+学生创业”的可持续发展新模式。如今,息半夏药业已顺利通过中药饮片生产许可证的验收,2019年投产当年产值就达9000万元,带动400余人就业,其中还包括数十名信阳农林学院的学生。

  “乡村振兴离不开人才振兴。培养学生在实践中提升专业能力,实现对口专业就业,助力本地经济发展,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信阳农林学院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院长段鸿斌说。

  这个5月,陈琼依然忙得脚不沾地。一边指导学生毕业答辩,一边照常开展科技服务,还要跟着市里组织的考察团赴安徽亳州等地考察中药材产业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到南阳考察,强调要做好中医药守正创新、传承发展工作。信阳的中药材资源同样丰富,我们也应该好好落实总书记指示,把我们大别山中药材产业的品牌打响,为乡村振兴尽一份力。”半夏长势正旺,农户口中的“陈大姐”正在田野大地上,精心写下“人生论文”的每个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