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

固体废物有哪些正确的“打开方式” 一起来看看吧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刘亚辉 李点

  固体废物如何处理?还会出现垃圾围城的尴尬吗?6月7日至10日,省人大常委会围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和河南省条例开展执法检查。固体废物有哪些正确的“打开方式”,一起来看看吧。

  变废为宝的产业链

  进入华润电力首阳山电厂,映入眼帘的是管道林立、烟囱高耸。见记者对着大烟囱一通拍照,电厂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上面冒的白烟其实不是烟,是水蒸气。现在电厂实现了超洁净排放,比烧天然气还干净。”

  随后,工作人员带领大家来到高高竖立的3个大罐子前。这里面是执法检查关注的重点——煤炭燃烧后形成的粉煤灰,也是电厂产生的主要固废。“可别小看粉煤灰、脱硫石膏这些废物,一点都不‘废’,有十几家企业到我们这里收购,一年卖出5000多万元呢。”企业负责人的话又出乎意料。

  在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记者看到企业产生的废渣堆放在专门的储存间,四周做了封闭和防渗漏处理。存储间的废渣并不多,企业负责人说:“临近就是偃师华泰综合利用建材有限公司,我们厂的废渣送去生产加气砖,连满足一个生产线的量都不够。”

  

  走进偃师华泰综合利用建材有限公司,记者看到了这些粉煤灰、炉渣最后的“归宿”——一排巨大的红色罐体热气腾腾,每年吃掉170万吨工业固废,经过蒸压、加气等处理,吐出来10多种建材产品。这些产品既轻量又保温,适合砌筑非承重墙,很受市场欢迎。

  在工矿企业众多的洛阳市,产生和处理固废的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了变废为宝的产业链。

  降本增效又赚钱

  位于宜阳县的洛阳菲尼克斯通用机械有限公司仓库外,摆放着三瓶样砂:用于铸造的原砂呈红褐色,干净均匀;使用后待处理的砂呈黑褐色,大小不匀,夹带杂质;最后一瓶是处理后的,除了颜色是黑褐色,其他性状和原砂基本一致。这是该公司引进造型废砂再生生产线,经过两年反复试验得到的成果,在我省是第一例。

  

  “投资700万元上这条生产线,对企业来说值不值?”记者问道。

  “值呀!现在砂价每吨600元,我们处理下来每吨成本150元,每年节省的新砂采购费就有500万元。现在废砂排放量是之前的1/20,再算上环保账,就更值了。”企业负责人高兴地说。

  看过之后,检查组领导表示,这样的设备可以在同类企业推广,实现降本增效、减少固废排放的双赢。

  “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同处宜阳县的洛阳黄河同力水泥有限责任公司,也尝到了固废资源化的甜头。除了用工业固废生产水泥,他们还投资4000万元建一条生产线,把不能用于生产水泥的废石、剥落山皮等加工成骨料、机制砂等产品,一年增加利润2700多万元。今年,公司还准备开展水泥窑协同处置无害化氰化尾渣、垃圾焚烧飞灰、工业污泥等项目,不断提升固废综合利用能力。

  洛阳市政府负责同志介绍说,2020年全市一般工业固废产生总量为4618万吨,其中75%得到了综合利用。也是在这一年,洛阳市就处理大宗固废、医疗废弃物、生活垃圾等出台一系列方案,全面启动“无废城市”建设工作。

  科技支撑无害化处理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和河南省条例对危险固废处理做出严格的规定。在平顶山市益洁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记者了解到,公司采用微波消毒的工艺处置医疗废物,整个生产过程不产生任何废水和烟尘。

  

  “这是利用微波热效应、化学效应和电磁共振效应处理医疗废物的技术。微波可以穿透医疗废物,使外部和内部同时升温,具有速度快、效率高的特点。”公司负责人介绍,疫情期间武汉雷神山医院就使用这样的设备。

  医疗废物不落地,不与人员二次接触,企业负责人向记者详细介绍收运流程:由医疗废物处置中心将医疗废物转运车和转运桶进行消毒清洗,随后工作人员按照规划路线到医疗机构收集医疗废物,在医疗机构的医废暂存间将装有医疗废物的转运桶登记装车,按照预定路线返厂,最终这些医疗废物经过微波消毒后变成符合环保标准的、无害化残渣,运往垃圾发电厂处理。

  对于危险废物,法律明确提出产生单位要制定措施,减少产生量、降低危害性。省生态环境厅总工程师李维群认为,减少医疗废物的产生量需要科技支撑,研发高效实用的处理设备、可重复使用的医用防护产品,应该成为工作重点。只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更安全地处理危险废物,让我们的生态环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