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

同饮一渠水 共谋新发展 | 我是一条丹江鱼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尹红杰 孙美艳

  我是一条丹江鱼,住在南阳市淅川县丹江口水库。我听小伙伴们说,自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以来,沿线地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我听过后,有点心动,准备来一场旅行,亲眼看看。

  说走就走。

  6月7日,我开始沿着南水北调中线干渠游啊游,第一站来到了淅川县九重镇邹庄村。

  这里二层小楼整齐排列,街道宽阔、基础设施完备。家家户户门前干净、整洁。虽然我也听说过,移民乡亲们的居住条件、生活环境都大大改善,但亲眼看见,还真有点羡慕嫉妒呢。

  不仅如此,移民村里还发展了产业,增加了集体经济,吸纳村民们就近务工,提高收入。就拿看到的邹庄村来说吧,全村把662亩土地流转给京都果园农业有限公司,发展莲藕、猕猴桃等特色产业,打造集采摘、住宿、餐饮于一体的生态观光园。去年,邹庄村人均年收入已从2011年前的3000多元增加到1.3万元。

  我还听说,每个移民村因地制宜都发展了不同的产业,红红火火——宝丰县周庄镇马川新村建设移民后扶珍稀菌产业园,形成了培育、种植、加工、销售等为一体的食用菌产业链;襄城县库庄镇社区建成莲鱼共养、智能化大棚、苗木种植等项目;荥阳市高山乡李山村大力发展丹江特色餐饮业……

  看到老乡们生活得这么好,我就放心了。继续北上,我来到了鲁山县的南水北调中线关键性工程之一的沙河渡槽。

  一渠清水从陶岔渠首流出,到达终点北京颐和园团城湖,一路上要与无数河流、铁路、管道交叉,如何让一滴水流淌千里还始终能保持洁净?建设者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比如建设渡槽、倒虹吸工程。

  我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有名的沙河渡槽。

  渡槽,即在河渠、溪谷、洼地和道路上设立架空水槽以输送水流。

  沙河渡槽单槽重量达1200吨,U型结构的槽身最大高度9.6米,远大于一般桥梁的箱梁高度;同时,大跨度薄壁双向预应力结构的槽身空间受力复杂,架设难度极大,因多项工程指标排名世界第一而被誉为综合规模“世界第一渡槽”。

  南水北调工程正是依靠像“沙河渡槽”这样一个个“创纪录”工程,百里、千里之外的南水惠及了一座又一座城市、乡村……

  真是为建设者们的智慧而赞叹啊!

  总听人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输送的是生命之水。这句话,我在禹州市神垕镇才真切地感受到。

  神垕镇是我国北方的文化重镇和著名陶瓷之乡,却是禹州市最缺水的乡镇。

  最严重时,老百姓开着三轮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去拉水,甚至完全靠天吃水。

  2015年1月,中原古镇终于迎来了一渠清水。

  “没有南水北调的水就没有这座古镇,更没有钧瓷“活化石”。”当地匠人感叹。

  就是因为这一渠清水太珍贵了,所以我所到之处都看到了人们对它“呵护”。

  在南水北调中线干渠新郑段,两侧的防护林超过1.4万亩。女贞、法桐、乌桕……郁郁葱葱,如同站立的“士兵”守护在水渠身旁!

  在观音寺镇唐户村,西侧紧邻南水北调干渠,为了做好生态保护,当地建设了生活污水处理项目,再将中水引入池塘,在池塘里种莲藕和养鱼,让本来的“苍凉荒地”变身“荷塘月色”

  ……

  一路游来,真是感慨万千。算一算,已经距离出发点300多公里了。看着这里这么美,我准备休息一下,明天再元气满满地继续北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