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民情

燃气下乡,要走好“最后一公里”

  宝丰:入户通气 为何慢半拍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翁韬

  “三年前,天然气表就挂这儿了,一直说要通气,但眼瞅着俺的小孙子两岁多都会跑了,气还是没有通。”9月底,宝丰县商酒务镇赵官营村村民王玲华(化名)指着家门口天然气计量表说。

  2018年9月,村干部通知王玲华,村里要铺设天然气管道了,通家入户、一户一表。这让从事卤味制品加工的王玲华十分高兴。“家里有个小生意,俺们家用液化气一直比较‘费’,一周最少一罐气,价格贵不说,十几公斤重的液化气罐搬来搬去的,身体也吃不消。这要是通了天然气,阀门一开,燃气灶一打就能使上火,想想都美气。”于是,王玲华第一时间响应号召,在2018年9月21日缴纳了1270元的天然气安装费。

  没多久,村里就来了施工队伍,埋管架线。2019年上半年,崭新的天然气表就挂在了王玲华的家门口,入户的接口都留好了,燃气灶等设备也送到了家。然而,此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入户通气就没了消息。

  去年下半年开始,王玲华听说陆陆续续有别的村庄开始通气了,而赵官营村还是没有通气的迹象。“就差这最后一两米的距离,为啥用上天然气就这么慢?”采访中,商酒务镇不少村民都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商酒务镇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项目是由宝丰县豫天新能源有限公司负责施工的,乡镇作为属地管理部门主要负责项目的协调对接,他们也多次跟公司沟通,但是效果并不理想,截至目前,全镇的通气户数不到总体的三分之一。他们会尽力协调有关机构尽快推进。

  宝丰县豫天新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全县目前已经缴费的农村天然气用户大约有五万户,点火通气的有一万多户,通气率不算高。具体原因,除了这两年的疫情和水灾影响外,主要的工作阻力在于接通前的调压整改工作量较大。

  该负责人说,农村天然气管道建设跟城市相对规范的施工环境不同,地形地貌特征复杂,镇村分布空间较散。目前采取的管线铺设方式有两种:架空和地埋。但天然气对于农村用户来讲是新鲜事物,对管线保护意识不够,农村水电改造、道路改造、拆建房屋等因素造成管线被破坏的情况居多,且被破坏的地埋管线大多都隐瞒不报,导致燃气公司在通气的过程中保不住压,管道查漏维修的工作量巨大,一方面增加了资金投入,一方面拖慢了通气运营的进程。

  该负责人表示,下一步会加快进度,争取年底前完成3万户通气目标。

  宝丰县住建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宝丰县“双替代”煤改气工程从2018年7月开始规划、设计、施工建设,后期按管线顺序逐村通气。针对农村天然气通气率不高的问题,他们将督促施工公司加大资金投入,加快整村通气推进力度,让已经交费的用户早日用上天然气。此外,他们还将协调乡镇加大农村安全用气和燃气管道保护力度,让农村用户用上放心气、省心气。


  临颍:争议难解 何时能通气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翁韬

  9月27日,临颍县王庄镇伍汲杜村,临近晌午,56岁的村民杜为民(化名)拧开液化气灶的点火开关,火焰闪烁几下,又熄灭了。老杜慌忙把液化气罐扛上三轮车,边说边向村外走,“孙子放学了,回家就吵着要吃饭呢!”

  其实,老杜和其他村民的家门口三年前就架起了天然气管道,燃气表也早就挂在了大门口。当天记者在村里走访时看到,不少村民的房前屋后都架设了天然气管道,家门口挂着醒目的天然气表箱。同时,记者也发现,所有天然气管道的入户端口都是封死的,燃气表读数基本都是零,由于长期没有使用和维护,部分天然气表和管道已经破损。

  “钱都交三年了,守着管道不通气,那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一提起天然气,杜为民就一肚子气。前几年,老杜在城里的孩子家住的时候用过天然气,跟现在正在使用的液化气罐比起来,天然气干净、方便、省钱,让老杜很是羡慕。

  2018年8月,村里号召安装天然气,老杜觉得这样的惠民政策终于来到家门口了,虽然装下来费用需要4000多元,一家人还是早早地交上了1300元的预付费用,村里和老杜一样积极交钱的有三四百户。此后,很快施工队进村架设了管道和表箱。眼看通气就在眼前了,可让老杜没预料到的是,突然有一天施工队撂下一堆施工材料,撤了,然后再也没回来过。

  眼瞅着工程渐渐烂尾,老杜频频找到村干部询问,也没有结果。再后来,很多看通气无望的村民开始吵吵着退钱的事。特别是这一年多,周边的村子陆续都通了天然气,这让先行交钱又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伍汲杜村村民气不打一处来。

  伍汲杜村的村干部也一肚子苦水。村干部告诉记者,当初这个项目是乡镇要求推广的,施工方是县里招商引资过来的燃气公司新奥燃气,但是后来因为项目的特许经营权问题发生了诉讼官司,目前为止诉讼还没有结束,项目被搁置了。

  “现在村民都担心掏过的钱打了水漂,盼着能尽快用上天然气,村委会跟上级反映过多次,也没有结果。”该干部说,眼看着整个工程就差最后一步——接通主管道就能使用了,长期这样闲置十分可惜。建议把现有项目的产权移交给村委会,然后可以引入新的运营方接管现有的设备,这样可以尽快实现通气,不要让群众的期盼落空。但是,项目公司以诉讼还在进行中为由拒绝了这一方案。

  在农村天然气的主管单位临颍县城管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前收到过王孟镇、繁城镇等村民类似的投诉,他们都建议村民通过向项目公司追讨缴纳的款项来解决问题。该工作人员解释,当初这家公司中标的运营范围中并没有包含王孟镇、繁城镇,本身属于超范围经营。这就意味着,就算这家公司通过诉讼取得相应资质权限,短时期内也是无法运营现在的项目。且因为涉及燃气安全问题,各家公司对于施工的标准不同,建成管道的移交还要通过检测、评估等,第三方公司来接手运营的可能性不大。

  一方面是群众盼望通气的急切,一方面是被拖入诉讼、搁浅的项目,类似伍汲杜村的乡村燃气困局何时才能解开,杜为民们的天然气梦何时才能实现呢?


  服务和监管应跟上

  □翁韬

  近年来,随着乡村振兴步伐的加快,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重点逐步向乡村延伸。天然气下乡成为一个明显的行业趋势,打造“气化乡村”也成为推进乡村生态文明建设,打造宜居美丽乡村的必然选择。

  乡村天然气一头连着蓝天,一头连着民生。在日前的走访中,记者欣喜地发现,不少的农村群众也享受到了点火即燃的清洁、安全、实惠的天然气服务,摆脱了燃煤的烟熏火燎、液化气罐的肩扛手提的烦恼,群众的满意度是很高的。

  但是,在走访中记者也发现部分地方存在天然气项目未批先建、建而不通、收费不亲民、服务滞后等现象,给农村群众带来不良的用气体验。

  “气化乡村”作为民生工程,普惠、平价、体现公共服务特性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对于很多农村群众来说,天然气的定价相较于城市首先应该是更加亲民。然而,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部分地方为市场化定价,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因此,农村天然气的安装费用相差极大,相对较低的有1300元,高的4000多元。农村消费者对于价格相对敏感,过高的燃气定价也抑制了不少群众的通气意愿,高定价把不少人挡在了门外。

  此外,燃气行业是存在一定安全风险的行业,对于广大的农村新用户来说,安全使用燃气、管线维护的观念不强,燃气企业指导农村群众安全用气的宣传普及不够。采访中,不少村民对安全用气知识一知半解,不少农村拆房改建中存在随意挪动燃气表、改动管道现象,这些给乡村用气安全带来不小的隐患。

  “气化乡村”是近几年新生的事物,很多政策法规和行业监管相对滞后。这体现在,国家相关的政策条例缺乏,存在适用政策规定不清晰、市场管理和运行不规范等问题;行业主管部门不明晰,有的地方划归住建部门管理,有的地方又归城管等部门管理。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部分燃气企业在农村跑马圈地,没有正规的特许经营手续就开工建设,超范围建设,这也客观上导致部分建成项目迟迟无法实现点火通气,相关的司法争端不断。行业的无序竞争,不仅浪费了社会资源,也引发了部分缴费群众对农村天然气项目的不信任。

  天然气下乡,服务和监管也应该跟上。这就需要燃气服务部门能够往前多走一步,服务力量下沉,尽可能地在乡镇建立服务网点,开通网上缴费渠道等,最大限度地方便群众。监管部门也应提前介入,科学规划、稳步推进,把好准入标准、完善监管体制、规范市场竞争行为,让农村天然气市场科学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