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

【中国梦·大国工匠篇】炼一块钢铁补一片“天”,为航天事业发展他也在流汗

     
      杨金安在车间经过热处理后出炉的锻件前接受媒体采访。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王向前

       杨金安是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冶炼车间50T电炉班班长,中信重工金牌首席员工,大工匠。

  作为一名炼钢工人,火星子烫伤常有,忍;加班似家常便饭,扛。“最近每天都要练300吨以上的钢水儿,任务比较重。”杨金安指着炼钢炉说。

      
     中国最大的自由锻油压机在锻造刚出炉的锻件,直径5米左右。

  自1984年进厂起,他就在冶炼车间从事炼钢工作,在炼钢炉前一干就是33年。他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的干劲,潜心学习,努力工作,很快成为生产业务骨干,并先后担任冶炼车间最重要的几个超级大炼炉炉长。

  采访时,恰逢巨型钢铁铸件冶炼好出炉,记者在30米开外的炼钢现场仅仅待了5分钟,就热得受不了。据了解,杨金安平日炼钢所站炉前,温度高达70℃以上。

  可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大脑却时常高速运转,有了一项又一项创新。

  在生产过程中,他结合50T电炉的特点,采取一系列针对性措施,解决生产难题,降低生产成本。如在初炼炉操作时,根据计划钢水量的多少,合理调整吹氧流量,制定吹氧制度;合理调整电压与电流的配比,大量向炉内喷吹碳粉,降低初炼钢水过氧化程度,稳步提高钢水收得率。在冶炼低硫磷钢水时,初炼炉的渣线两侧铺加石灰,这样既能快速脱磷,又能充分保护电炉炉体渣线,提高了炉体寿命,也节约了耐火材料的消耗。

  在杨金安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创新太多了。作为杨金安“大工匠”工作室的带头人,他带领创客成员将一系列创新成果形成书面文字,在工友们手中流传。工友们最为称道的有《石化加氢用钢冶炼先进操作法》《提高电炉炉体寿命生产实践》《研究初炼炉熔清硫对精炼的影响》等13项,都是工厂的重大课题攻关项目。其中《核电用钢冶炼操作方法》和《石化加氢用钢冶炼先进操作法》都处于同行业领先水平,并且后一项作为指导生产石化加氢产品用钢冶炼的操作规范,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入围提名,并荣获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度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6年杨金安的工作室申报国家专利3项并通过审核,以杨金安为第一作者的学术论文《铌微合金化技术在齿轮钢中的应用》在国家级核心期刊《热加工工艺》上发表并推广应用于生产实践中。杨金安团队冶炼出的高端特殊钢广泛应用于石化加氢、航空航天、核电等国家重点工程,弥补了我国航空航天领域专用钢材料的不足。

  “焦裕禄同志在我们厂干了九年,他的奉献精神一直是厂里的一面旗帜。做工人,就要成为新时期的焦裕禄。”杨金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