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

城市航空货邮量比拼:郑州领跑中部全国排名第七

  航空吞吐量是衡量一个城市航空枢纽功能的重要体现。这其中,除了旅客吞吐量之外,航空货邮量也是重要的指标。航空货邮量除了与区域经济紧密相关之外,还反映了这座城市的地面物流成本、速度等。

  那么各个主要城市的航空货邮量是怎么样的呢?航空货邮量与旅客吞吐量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2016年民航机场生产统计公报统计梳理发现,去年中国大陆有25个城市的航空货邮吞吐量超过了10万吨,有4个城市突破了100万吨大关,分别是上海、北京、广州、深圳位居前四。成都和郑州货邮吞吐量在中西部领跑。

  北上广深占57%

  这其中,上海以绝对的优势在中国大陆各城市中遥遥领先。数据显示,去年浦东机场的货邮吞吐量达到了344万吨,连续9年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中国香港机场和美国孟菲斯机场。

  如果再加上虹桥机场的货邮吞吐量,那么上海的航空货邮吞吐量达到了386万吨。今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民航局联合印发了关于支持上海虹桥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的复函,指导上海有序推进临空经济示范区建设。随着临空经济区的获批,上海虹桥的机场货邮量将进一步提升。

  上海的机场货邮吞吐量最大,与上海的经济腹地有关,上海所处的长三角城市群是我国经济体量最大、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长三角可以说是目前境内航空最繁忙的区域。如果加上附近的杭州、南京、宁波和无锡机场的货邮吞吐量,则长三角地区的货运量占据了全国的全国的3成以上。

  此前7月20日—21日,民航局局长冯正霖率队调研长三角地区民航协调发展。召开长三角地区民航协调发展座谈会,深入研讨如何推进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建设,服务于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发展。

  他指出,建设长三角世界级机场群是民航服务区域经济的客观需要,有利于推动长三角地区进一步深化国际分工和国际贸易,有利于长三角地区现代服务业发展,促进区域经济转型升级,有利于带动优势资源向航空相关产业聚集,做大做强临空经济。

  在上海之外,北京、广州和深圳的货邮吞吐量均突破了100万吨大关。其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吞吐量达到了194万吨,加上南苑机场的吞吐量,已经十分接近200万吨大关。广州白云机场的吞吐量为165万吨,其在华南区域的枢纽地位进一步凸显。

  这三大航空中心之后,一线城市深圳近几年的旅客吞吐量虽然先后被成都和昆明超过,但是在货邮吞吐量方面,相比第五名的成都,仍高出了50万吨,领先的优势十分明显。

  统计显示,去年4大一线城市的机场货邮吞吐量之和占境内机场的57%,一线城市的航空枢纽地位可见一斑。

  第二梯队:成都、郑州领跑中西部

  在四大一线城市之后,成都在第二集团中领跑,达到了61万吨,位居各城市第五位,领先第6位的杭州12万吨,杭州和郑州都超过45万吨。其后的昆明、重庆、南京和厦门都超过30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中西部地区中,成都和郑州处于领先地位,这也与其背后的区域经济紧密相关。成都所在的四川省是西部经济总量最大的省份,而郑州所在的河南省则是我国户籍人口最多、中部经济总量最大的省份。

  同时,成都和郑州近几年也承接了大量的IT巨头的转移落户,对航空的需求不断增长。以郑州为例,民航业资深专家李晓津告诉第一财经,近几年郑州空港经济区刚好抓住了产业梯度转移的时机,给富士康做配套,富士康主要做手机,手机的时效性很强,飞机运输很有优势。这也是利用空港优势发展区域经济的典型。

  在富士康的带动下,很多著名智能手机品牌往郑州航空区集聚,推动了郑州航空港智能手机产业园于2014年1月提前投入使用。至2015年,郑州航空港区生产的智能手机就突破了2亿部,占全球智能手机供货量的七分之一。

  实际上,不光是郑州,对于一些内陆城市而言,临空经济区使得这些城市由内陆变成了对外开放的高地,推动很多相关产业迅速做大做强。包括郑州、重庆、武汉、西安等城市去年货邮吞吐量增速都达到了两位数。

  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认为,临空经济正成为中西部内陆城市跨越式发展的一种全新的动力模式。通过依托机场打造的产业集群,能够不断拉近与世界的距离,促使信息、技术、资本、项目等要素加快流动,带动相关产业链条快速发展,推动地方积极地参与到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去,从内陆城市转身为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

  另外,尽管一座城市的航空货邮量与旅客吞吐量正相关联,但同时这两者之间也会呈现一定的分离。一些航空客流量排名靠前的城市,其货邮吞吐量的排名却比较靠后,反之亦然。

  例如,杭州机场的客流量在各机场中位居第10,但货邮量高居第6;郑州机场的客流量位居第15,但是货邮量位居第7;天津机场的客流量位居第20,货邮量位居第13。此外,宁波、无锡机场的货邮量排名也远高于客流量排名。

  相反,昆明机场的客流量在各机场中排名第5,但是货邮量排名第9;西安机场客流量位居第8,货邮量位居第14;三亚机场的客流量位居第19,但货邮量位居第29。

  这种落差的一大原因在于,尽管两者都与区域经济发展紧密相关,但是客流量除了跟区域经济发展有关外,也跟当地的旅游产业、地面交通的便利性紧密相连。比如,西安、昆明、成都所在省份,由于其第三产业中的旅游业特别发达,例如云南、陕西、四川旅游业非常发达,再加上距离东部又十分遥远,地面交通不方便,因此西部的很多省会城市航空旅客吞吐量也很大。

  而东部地区人口稠密,高铁网络日臻完善,近几年客运量增速放缓。不过得益于发达的区域经济及腹地,东部的不少城市货邮吞吐量规模都比较大。

  表:各城市货邮吞吐量及客流量(数据来源:民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