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历史钩沉

知道宫保鸡丁与他有关,却未必知道其一代名臣风范

  宫保鸡丁这道家常美味你定是熟悉不过,却未必知道菜式的名称从而何来,又与哪位历史人物有解不开的关联。

  宫保鸡丁,鲁菜、川菜、贵州菜中都有收录,原料做法有差别,来源说法不尽统一,但都与晚清名臣丁宝桢相关。或言丁宝桢任职山东时,命家厨制作“酱爆鸡丁”,或言丁宝桢总督四川,百姓献其喜食的炒鸡丁。丁宝桢于光绪二年(1876年)被封为太子少保,清代对加有太子少保衔者,习惯上尊称为宫保,大家也将这道与其有关的菜称作“宫保鸡丁”。

  丁宝桢(1820-1886年),字稚璜,贵州平远(今贵州省毕节市织金县)牛场镇人,晚清名臣。咸丰三年(1853年),33岁考中进士,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岳州、长沙知府,山东巡抚、四川总督。去世后朝廷赠太子太保,谥号“文诚”,著有《丁文诚公奏稿》。

  

  织金风景·苗岭朝晖

  10年山东巡抚,10年四川总督,丁宝桢为官任上以报国报民为己任,两治黄河水患,予一方百姓以平安;改革四川盐政、整修水利工程……也曾遭遇重重打击、寸步难行,也曾历经宦海浮沉,始终不易其志。丁宝桢前任山东巡抚阎敬铭在《丁文诚公墓志铭》里这样评价他,“生平处大事无所趋避”“其知有国而不知有身,其天性然也”。

  

  丁宝桢塑像

  勇于任事,两治黄河水患

  同治十年,黄河在山东郓城决口。《清史稿·河渠志》记载了这次来势凶猛的洪水,“十年八月,决郓城侯家林,东注南旺湖,又由汶上、嘉祥、济宁之赵王、牛朗等河,直趋东南,入南阳湖。”情势之危急,曾国藩在与丁宝桢的书信往来中亦有提及,“目下泛滥曹济,则办理极为棘手,曷胜焦灼。”

  朝廷命令时任山东巡抚丁宝桢和新任河道总督乔松年共同勘办此事,一为封疆大臣,一为河臣职司,按理说二人责无旁贷,当勠力同心、治理河患。彼时,丁宝桢因病告假,获悉汛情后,仍与护理巡抚文彬到工地查看险情。乔松年却因为立春已过,汛期将至,此时动工“殊无把握”,希望延迟工期。

  

  一向以爱民养民为第一要务的丁宝桢却持有不同的看法,他深知,河患一日不除,百姓一日难安。他奏请朝廷,如果决口不堵,一定会淹没曹、兖、济十几个州县,如果洪水再向南奔腾,那么清河、淮河、里下河也将处于更为危急的境地。

  顾不上有越俎代庖之嫌,丁宝桢决意抱病销假,亲赴工地,择日开工。两个月的时间里,丁宝桢与役夫同甘共苦,于二月二十四日“工竣合龙”,堵住了决口。朝廷赞其“勇于任事,督率有方,未及两月,克尽全工”。

  两年以后,同治十二年,黄河再次遭遇大决口,五省十州一片汪洋,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治水河官们面对滔滔洪水束手无策,纷纷推诿扯皮。归乡之中的丁宝桢又一次挺身而出,立即赶回山东治理河患。

  从酷暑到寒冬,在丁宝桢的率领下,军民同心,历时半年筑起了高十四尺、宽三十尺、厚百尺的障东堤。 二百五十里的障东堤修好后,近百年来黄河此地不再决口,保证了方圆几百里村庄的安全,造福着当地的百姓。

  

  织金风景·一米阳光

  报国爱民,改革四川盐政

  “以民富国殷,始为盛也”,这是丁宝桢为官不变的信念。

  在四川总督任上,丁宝桢最为百姓所铭记的或许正是他推行的盐政改革。当时,官盐销售采用的是“官督商销”制,官府给商人配发“引票”,也就是贩盐的许可证,商人就可以用引票买盐,运到指定的专卖地区销售。官府卖给商人的是低价,而商人却可以根据运输路途的远近任意哄抬价格,有的甚至高达原价十余倍之多。许多贪官污吏看准其中的商机,想方设法谋取引票,转而与奸商勾结,牟取暴利。四川、云南等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地区,盐价更为昂贵,有的竟达到“斗米不能易斤盐”的局面,不少地方老百姓买不起盐,只能淡食数年,生活苦不堪言。

  为了清除盐政弊端,让食盐能够走入寻常百姓的家中,丁宝桢决意将从前的“官督商销”改为“官运商销”制度。他认为“官督商销,利归官与商;官运官销,权全归官,流弊皆大;惟官运商销,官商可相钳制。”丁宝桢上奏朝廷,详细阐述三种方式的利弊,力推官运商销制,得到朝廷的应允。

  丁宝桢在泸州设立黔边盐务总局,督办官运商销事宜,又在盐井设厂局分运各岸,各岸设立岸局分销私商。同时为了解决贵州地区食盐问题,在四川、贵州等地设立转运口岸,减少中间环节,川盐运销畅通,盐价降低,百姓感佩不已,四川的盐政收入也由原先的年亏空50多万两,转变为年盈余150多万两。

  盐政改革堪称利国利民之好事,但丁宝桢的改革之路绝非坦途。触动了奸商和贪官的利益,奸商们忌恨他,贪官们诽谤他,他们上章弹劾丁宝桢新盐政的种种不是。丁宝桢先是被革职留用,后改降级为代理总督,面对改革之路上的重重阻碍,他并未退缩,彰显出公忠体国的赤诚之心。

  

  丁宝桢在四川总督任上整修都江堰水利

  廉俭自守,有古大臣遗风

  丁宝桢为官尤重清廉,刚到四川总督任上履职时,官场有赠送节寿礼金的规定,每到逢年过节、官员寿辰,各级官员都要向上级送礼,为了获得上级宠信,官僚们挪用公款、收受贿赂、搜刮民脂,形成恶性循环。丁宝桢坚决废除了节寿规礼,查验四川各级官员的账目,惩治了一批贪官污吏。并裁撤了营私剥民、用度奢侈的“夫马局”,用各项改革扭转四川的贪风劣习。

  有清一代,但凡治理黄河,动辄花费百万两乃至上千万两白银。据载,事实上只有小部分经费真正用于治黄工程,更多的经费则被贪官污吏用于宴请,中饱私囊。然而丁宝桢两次治理黄河仅仅花了60余万两,可谓节资甚巨。这源于其亲自督治水患,坚守“不取一钱”、清廉为官,对经费使用和物料管理精打细算,奉行“工惟其坚,用惟其省”,既要把工程做得坚固,保证质量,又详细核查物料,厉行节约。

  为官清廉、自用节俭,待人却十分宽厚,遇到亲戚故友生活有困难时,总是予以接济。有时碰到自己手头拮据、无钱接济时,便把衣服装成一箱,贴上封条,盖上印章,命人从后门出去典当,来应付亲戚故旧的“燃眉之急”。

  

  丁宝桢陈列馆

  丁宝桢虽官至高位,却不名一钱。由于俸禄多用于济危助困、办学育人,这位封疆大臣病危时债台高筑,只得含泪上奏,“所借之银,今生难以奉还,有待来生含环以报。”他的灵柩还是靠属下故旧凑起来的赙仪才得以还乡。

  

  凤西书院

  【附丁文诚公家书摘编】

  勤勉为官

  至于做官,一切补署,自有天定,不可强为。我们只尽其在己。何谓尽己?不怠惰,不推诿,不轻忽,不暴躁,而又歉以处己,和以待人,忠厚居心,谨慎办事,如是而已。

  【译文】

  如何看待做官的问题,我认为所有职务的任免,上级都会根据相关规定作出决定,不能钻营强取。在其位、谋其政,无论任何岗位我们都要做到尽职尽责。何谓尽责?就是遇事不懈怠懒惰,不推诿扯皮,不玩忽职守,不粗暴急躁,而且又要永远抱着谦逊的态度,和善待人,心地要忠实厚道,办事要认真谨慎,如此才好。

  爱民养民

  至作官,只是以爱民养民为第一要事,即所谓报国者亦不外此。盖民为国本,培养民气即是培养国脉。缘民心乐,民气和,则不作乱,而国家予以平康,此即所以报国也。尔以后务时时体察此言,立心照办。凡有害民者,必尽力除之;有利于民者,必实心谋之。

  【译文】

  作为一名官员,须把爱民养民作为第一要事,这其实也是报效祖国的表现。因为人民就是国家的根本,凝聚民心,培养民众的精神气概,就是打牢国家赖以生存发展的根基。因为只要人民群众心齐气顺、安居乐业,就不会心生怨气、惹是生非,而国家也能够安定繁荣。所以说,亲民爱民就是报效国家最直接的体现。你在以后的工作中,要结合实际体会省察我所说的话,务必牢记于心、认真践行。凡是不利于民众的事,必须坚决制止;凡是对民众有益的事,必须用心做好。

  清廉自守

  凡一切节寿陋规,万不必受。若收受陋规,则无以自问,又何以对人?且州县送陋规,无非取之于民。尔取州县之一,州县即取民之十。

  【译文】

  对下级以过节祝寿为名送来的礼金礼品,即便这已是当今官场惯例,但也绝不能收受。如果你收受,就冲破了自己的行为底线,今后将如何要求别人?下属州县官员送给你的礼金礼品,无非是从百姓那里榨取而来。如果你收取下级一分,他们就会从百姓那里榨取十分。

  修德尚俭

  家用务宜节省,肥浓易于致病,不如清淡之养人。华服适滋暴殄,不如布衣之适体。试看作官之家,奢侈无度者,究有几人可长久?

  【译文】

  家庭日常用品必须节俭,长期大酒大肉容易生病,不如清淡饮食养人。华丽的衣服容易滋长奢靡浪费的风气,不如普通布衣适合生产生活。试看古今往来的官宦之家,凡是奢侈无度的,又有几人能够延续长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