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总编辑推荐

《环球时报》咋做媒体融合?副总编谢戎彬郑州揭秘

  6月1日,“首届党报客户端发展高峰论坛”暨“河南日报金水河客户端上线仪式”在郑州举行。环球时报社副总编辑谢戎彬应邀出席,并发表了《环球时报的媒体融合,没丢了自己的魂》的主题演讲。演讲从五位一体的媒体定位、报网融合的稳步运行、融合报道不能丢了魂三个方面全面阐述了《环球时报》的媒体融合发展历程。

  附:谢戎彬主题演讲全文

环球时报的媒体融合,没丢了自己的魂

环球时报社副总编辑 谢戎彬

  当前,网络技术的裂变式发展,推动了媒体格局的深刻变革,媒体融合是每一家媒体都必须面对的事关生死的课题。借今天的平台,也向各位领导和同行介绍一下环球时报近几年来在媒体融合方面的一些情况。

  一,五位一体的媒体定位

  目前,我们定位自己是一个五位一体的媒体:在国内唯一同时拥有中英文日报(环球时报和Global Times),拥有在新闻网站中稳居前五的环球网,拥有一批特色鲜明、粉丝众多、互动活跃的微博微信账号,最后还有一个环球舆情调查中心。同样一个选题,能够在这五大平台上滚动报道,相互配合。

  在具体的媒体融合方面,2007年,我们完全靠自己的财力和人力,建立了环球网。2008年,手机环球网上线;2010年,第一个环球时报系客户端《环球时报》iPhone版推出,这也是国内报纸比较早开通客户端的;2010年7月,官方微博业务开通;2013年,官方微信业务开通。

  在APP方面,环球时报社共研发包括《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和《胡侃》在内的多款产品。其中,《环球时报》客户端是目前唯一一款中英文双语的新闻客户端,覆盖各大平台。环球时报客户端环球TIME已历经多次版本更新,最近一次就是在几天前,也欢迎在座的各位下载阅读,并提出您的宝贵意见。环球时报客户端在清华大学和新浪联合2015年2月推出的《2014媒体行业发展趋势报告》中居报纸APP第3位,并跻身2015年新闻资讯APP排行榜前20名。

  手机环球网现日均真实的UV达到1000多万,并不断创下历史新高。

  在微博方面,我们的特点是拥有多个百万大号。环球时报官方微博粉丝数超过400多万,粉丝数虽然不算特别多,但活跃度很高,在所有排名前列的媒体中,环球时报活跃粉丝占比超70%。在新浪微博报纸的综合排名中位居第二,仅次于人民日报。除了环球时报官方微博,我们还拥有多个粉丝过百万的微博账号。其中,环球网有4个特色账号,1个粉丝数超过600万的账号“这里是美国”,3个粉丝数超过300万的账号“与欧洲有关的一切”“韩国思蜜达”和“八卦台湾”。另外,环球时报社生命时报的官方微博、环球网的官方微博粉丝数也过了百万。

  在微信方面,坦率地说,环球时报的官方微信投入力量认真做,有些晚了,但我们凭借自己讲真话、做原创的特点,这一年多进步也比较快,目前环球时报微信号在纸媒中位列前列,并打造出“耿直哥“等小有名气的作者。跟微博情况一样,我们微信实力最强的也是环球网,拥有多个粉丝数较多的特色账号,其中“这里是美国”微信号粉丝过了70万。此外,生命时报官方微信号也是被转载次数最多的原创微信号。

  作为海外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环球时报英文版在新媒体的发展上也很用劲。Global Times在“脸谱”的粉丝数已突破200万, 在“推特”上的粉丝数接近10万。

  二,报网融合的稳步运行

  按照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的思路,环球时报两年前开始探索建立“全媒体统筹平台”机制。这一机制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组建全新的“全媒体记者组”,搭建“全媒体报题平台”“全媒体发稿平台”,制定全新的全媒体记者考评机制。可以说,这一机制是环球时报真正迈向全媒体融合的一块“微型试验田”。

  每遇重大、突发新闻,或独家策划,环球时报中英文版报纸编辑部都会与网站、两微一端积极联动,联合策划、操作选题,形成即时采编、即时发稿、互通有无的采编机制。比如乌克兰危机及马航MH17坠毁事件中,中英文版组成联合报道组赴前线采访。前方记者将短消息、图片及所见所闻所感即时传回报社,后方编辑在微博、微信及“脸谱”“推特”等海外账户上抢先发布,网站也配有专题报道页面。这些一手信息最后汇总到纸媒编辑部,再与记者的详细报道进行综合,最终呈现在中英文版报纸上。近两年,在环球时报采的历次实战中,这种报网直通车机制都有很好的收效。

  三,融合报道不能丢了魂

  环球时报是人民日报旗下市场导向的报纸,这些年,我们在市场上扑腾,做了一些探索,艰难地走到了今天。球时报做融合报道,在内容还是要坚持环球时报主报的特色,不能丢了魂。

  首先,坚定正确的立场是环球时报媒体融合获得影响力的源泉。环球时报这几年逐渐有了更多的影响力,其实,按照我们总编辑胡锡进的话说,我们真的是一群新闻功力和思想深度都很不怎么样的人,我们做的事情挺简单的,就是把握坚定正确的政治立场。中国社会这几年变得多元而复杂,舆论场上“公知范儿”大行其道。环球时报简单就简单在没有跟着这股潮流去拨弄,也许是由于我们是国际新闻媒体,天然地把维护国家利益当成习惯。

  在这里以我们的环球时报官方微博为例,讲讲我们在这方面的坚持。在2014年4月新媒体部成立之前,我们在公知、自由派占优势时代被逼妥协,经常在官微上发一些鸡汤甚至屈服于民粹的东西。新部门成立后,根据上述微博的整体情况分析,研究了微博的用户构成,确立了新的三观取向,坚持环球时报本身的价值。那么,微博当前用户的用户行为/思维习惯是什么呢,当然,动漫游戏,日韩美剧圈,追星,开脑洞寻开心是主流,但环球时报的微博,可能不能仅仅局限在这些地方,我们给自己制定了微博当前用户的整体三观取向:

  1, 整体的民族自信,如今年轻人享受的美好生活需要一个逻辑解释。

  2, 个人权利,比如原创者的权利保护,女性权益保护,未成年人权益保护。

  3, 法治思想。

  在天津爆炸事故中,我们根据上级“排除干扰,积极发出权威声音”的要求,追求事实真相,既打击谣言,又推动天津回应网友关切。我们在微博上小小地火了以后,网友开始仔细观察我们,发现我们微博风格不同的编辑使用的是不同的发稿平台,有用iPhone6的,有用华为mate7的,还有用微博微管家的,于是这成为环球时报这些年轻的新粉丝开脑洞的素材,环球时报官微小编以这种方式被人格化成为三个:肾六小编,美腿7小编和傻白甜。粉丝还经常给我们加鸡腿,不是假的加,而是真的买给你,我本人也吃过好几次。

  其次,贴近生活的语言探索,是环球时报媒体融合获得影响力的工具。

  环球时报和我们的新媒体是靠市场生存的,即使我们政治立场正确,我们的文章必须要受众喜欢看,为此,我们必须让我们的语言更能被读者接受。

  我们用另外一种风格说话,首先是因为我们不太会用标准的官方语言说话。我们注重讲大白话,强调一定要说真话和实话,写下的每一句话要同生活中的真实情形相对应。比如,我们很容易把日本右翼干的事情算到整个日本人的头上,把中国一部分人的想法当成全社会的看法来描述。不加节制地使用形容词。为此,我们在报纸、微博、微信上每写一句评论语都要问一问自己,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我们是不是夸大了或者减轻了?

  第三,我们按照国别细分吸引网络原住民

  与环球时报的读者相比,环球网、环球时报微博、微信的的用户更加年轻。第三方统计显示,每天通过PC站、移动站和“两微一端”访问环球网的数千万访客当中,近七成年龄在35岁以下。这意味着,环球时报新媒体的主流用户是“80后”“90后”,他们对发生在地球村的方方面面都有浓厚的兴趣,单纯的国际新闻对这个群体的吸引力远远不够。我们新媒体当前的用户构成,特别是新增用户是什么?我们的理解是:中老年用户退潮去了朋友圈,但对于学生、95后、00后,微博依然是他们人生中第一个可以公开表达自己声音的平台,而且热情很高,新增用户啊大部分是这些年轻用户。

  从2011年起,环球网除了法人微博,还开设了“这里是美国”、“与欧洲有关的一切”、“韩国思蜜达”等以国别和地区分类的特色微博矩阵,之后又开立了同名的微信账号。这在上面已经做了介绍。

  一位年轻的读者曾告诉我们,她是从微博、微信上关注到环球网和环球时报的,以前以为环球只有国际新闻,后来发现全世界的趣闻轶事、电影美食、时尚留学、财经人文,环球都有涉及,她还跟着我们的微博学会了很多法式糕点的制作!她很多在海外的朋友也关注了我们的国别微博。”

  第四,环球时报的新媒体努力拓宽自己的独特表达渠道

  2008年,中央领导同志提出来环球时报应当办成向世界发出中国民间声音的舆论平台。从那时起,环球时报有了新的奋斗目标,那就是把自己办成民间舆论载体,宣传党的方针路线,配合舆论斗争。

  然而民间舆论载体怎么办,谁也没经验。环球时报的新媒体更没有经验,这就需要探索。

  2011年起,环球网每年都会组织网络“大V”出访海外,就中国网民关注的话题与国外的政府、企业、机构进行深入交流,再将访问内容整理成文在网络发布,让更多人深入了解国外,迄今已经去过韩国、美国、以色列、缅甸、越南、日本等多个国家,影响力越来越大。如2013年,环球网组织一批“大V”访问韩国釜山的PX工厂,后来根据交流情况撰写的文章《听中国人气博主感慨韩PX产业》引发国内外产业界和新闻界的极大关注。

  我今天面对各位领导、同行汇报工作,讲述的是一家被定义成民间舆论载体的媒体融合之路的轨迹。在这里,想扯点别的。目前,中国是世界老二(编者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应争取用几十年的时间,在更多的方面坐到老大的位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新闻人,我们的新媒体人,我们的媒体融合,只能是帮忙,决不能添乱。

  讲得不好,大家别见笑。谢谢大家。